|

第30章 焚烧妖穴,初识慕枫(1)(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沈瑨素来浅眠,被吵醒之后,迅疾更衣起身。

沈萧氏也醒了过来。

“殿下?”她有些迷茫。

“天色尚早,你再歇息一会儿。”沈瑨抚了抚她的头,起身走出寝殿,带上木门。

沈瑨一面朝门外走去,一面闻着随行的公公:“外头何事如此喧哗?”

“殿下,昨儿夜里,昨儿夜里——”那公公犹豫一阵,眼眶渐红道,“长乐公主被妖怪掳走啦!”

一个踉跄,沈瑨没稳住脚跟,险些摔倒在地。

娇娇……被妖怪掳走了?

那般一个小姑娘,若是入了妖怪巢穴,还能活着出来么。

呼吸一窒,沈瑨顿时晓得昨儿的心头不宁源自何处。

若是昨儿出门询问一番,也许现下他的四妹妹就还在宫里,甜甜酣睡。

沈瑨懊恼至极,提起内力快速朝蓬莱殿行去。

寅时初。

蓬莱殿外。

景元帝下朝后,目光冷沉地来到此处,同李公公说道:“不得将此事告知贵妃。若她有何闪失,朕断不轻饶。”

李公公战战兢兢地应下,赶忙去告知蓬莱殿的一众宫女和太监,将沈朝被抓一事封锁起来。

彼时,宋诚带伤上工,正带着沈琮和顾九龄寻觅线索。

看到那条长鞭上的妖气时,宋诚翕动鼻翼仔细辨别,当闻到鞭子某侧的那丝骚气时,宋诚迅疾捻诀推演,目光瞬时一变。

是即将跨入乙相妖怪之列的丙相九品狐妖。

公主这下陷入险境了。

“沈琮,本官给你说一处地方,你且记好——子时三刻,阴气正盛,沿长安城西行,千步而止。带上长鞭,以公主之息引灵,叫那狐妖洞府现形。”

宋诚说着,似是动了气血,咳嗽两下沙哑道,“带上鹤七。他修为高你一筹,可护你之命。”

沈琮颔首。

在嗅到长鞭上所沾染的妖物气息一刹,系统也告知了他那妖怪来历。

四尾黑狐,丙相九品,四百九十七年道行。

这是个颇为棘手的主儿。

纵是他拼上一身修为,也必将陨于其手。

沈琮也不犹豫,作揖之后迅疾命自家府邸的影卫去找鹤七。

顾九龄见状,准备继续随同一众锦衣卫清扫此方妖痕。

“顾九龄,本官着令你前去驿站。不日之后,有妖出没。你带上几个锦衣卫,守株待兔,将之生擒。”宋诚又道。

顾九龄作揖离去。

不远处,景元帝看了一眼两个离去的公子哥儿,目光闪了闪,而后疾步上前问道:“宋爱卿,为何朕这长安城始终有妖魔出没,而燕京却不曾有过一只妖魔?”

“皇上想必是忘了前朝那位大人,咳咳——所做之事了吧。”宋诚捂拳咳嗽,作揖苦笑一声。

“何者?”景元帝有所不解地微微蹙眉。

“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微臣口中所说之人,便是他。”宋诚淡淡启唇,“长安城的妖魔鬼怪,皆与刘基有关。”

原来,在当年,明太祖朱元璋开国后,便暗中给那刘基下了一道圣旨,命他斩尽天下龙脉,只留下应天府一道。

刘基四方游历,斩尽神州龙脉,推演出应天府龙脉气数将近,便悄悄留了一条燕京龙脉。

于是便有了后来的燕王朱棣称帝。

至今,神州华夏,唯一的龙脉,便只有那燕京一条了。

而燕京至今尚在突厥手中,是兵家重地——天朝北伐十年,也未夺回那一方紫禁城。

龙脉,为仙家庇佑之风水宝地,得长生天眷顾,又有帝王紫薇之气震慑,是以千古以来,凡有龙脉之地,百里之内皆无妖魔横行。

而长安的龙脉,早在先朝初,便被刘基斩断。

也是因此,那妖魔才敢无视帝王紫薇之气的震慑,横行四方。

听罢宋诚所言,景元帝若有所思,又问道:“可否修复龙脉?”

“修复龙脉,乃是逆天之举。若强行修复,必将引来天谴,影响国祚。”宋诚顿时严肃地摇头,“皇上,此举断不可行。”

景元帝颔首:“老七修为薄弱,对峙四百年妖精,有几分胜算?”

倘是折了两个孩子进去,他定要和那狐狸精不死不休。

“若他一者而去,必无胜算。若有鹤七随行,则有九成。”宋诚失笑,收了面上严肃,“皇上忘了,昔年是皇上亲自寻来,将鹤七塞到秦王身侧的。”

景元帝缄默一瞬,摆摆手带着李公公离去。

宋诚望着景元帝的背影,不免摇头。

若真的离心,皇上也不会将这般好的高手安置在沈琮身侧。

罢了,帝王心难测。

他是吃皇粮的,还是莫要揣摩主家心思了。

念及此,宋诚遣了清理好四方的锦衣卫,随着自己一道回府。

话说沈琮,在折返秦王府后,正换了便衣,鹤七便匆匆忙忙赶了回来。

看着他一身上下的伤,沈琮挑眉:“去和野狼打架了?”

“殿下说笑属下了。”鹤七摇头,垂眸递上一本簿子,“此乃陈公子派暗门之人送来的名册——昔年人皮买卖案陨落的半数姑娘,皆在此处。”

沈琮闻言,接过簿子翻开一瞧。

是原笔手札。

这东西,若不打入暗桩,怕是弄不着的。

想来是鹤七和那暗门之人交接时,被负责买卖人皮的追了上来,准备杀人灭口,夺回手札。

“来者几何?”沈琮一面翻着,一面问道。

“约莫十数,皆是元婴之境。其中,乙相妖怪一只。”鹤七抱拳作揖,淡淡回应。

沈琮翻书的手微微一顿。

妖怪?

他缓缓蹙眉。

“此事先告一段落。今夜子时,你随我出城,擒拿狐妖,营救长乐。”将簿子收入随身的乾坤囊,沈琮手腕一翻,祭出一瓶丹药递过去,“现下回去好生养精蓄锐。”

他拍了拍鹤七的肩膀,扭头走向云斋居。

鹤七看着手中的瓷瓶,目光微微一深。

殿下对于炼药的天赋,近些年来似乎……并未有所长进。

白昼交替,星辰初升。

两道身影在皎皎明月之下,以迅雷之势离开长安城。

黑暗中,有一双苍绿的猫瞳紧紧盯着那两道健步如飞的背影。

它缓缓走出,在长夜明月之下,一身黑色的皮毛是那样清晰。

rz34.com↑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