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一十二章 老太太耍无赖(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梁武也是知道梅婶子的,她虽说也是碎嘴了一些,但是还不至于跟别人这样大打出手,除非是真的侮辱她了。

他看向了季老太太,只觉得这老太太分外眼熟,好像是在哪儿见过,只是想不起来了。

“这位老太太,你来我们铺子里难道不是吃饭的吗?怎么会和我们铺子里的人吵起来?”梁武觉得眼前的老太太实在是有些眼熟,虽说这面目狰狞了一些。

季老太太见过来说话的是个年轻人,顿时就更加嚣张了,高抬起满是皱纹的下巴,傲气问道:“怎么?你是这家店铺的老板?”

“我不是······不过着铺子一直都是我给看着的,您看您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也就算是这铺子能拿主意的了,我想说你这伺候人的还真是矫情的很啊,我们过来本来是问人,结果她却是跟我说这铺子里就没有这个人,那都什么态度啊!”季老太太依旧气的不轻,那脸色都涨红涨红,看的梅婶子都在心里诅咒着她,希望她能就这么气的过去了才好,反正是她先挑起事端的,到时候就是对簿公堂,她也有的是道理可言。

梁武看向了梅婶子,梅婶子冷哼一声,道:“她不是过来吃饭的,是过来找人的,但是咱们铺子里根本就没有杨柳这个人,但是她确实一直要找杨柳这个人,我就说了没有,然后她就开始侮辱人,我才会跟她打在一起的。”

梁武清楚了事情经过,再看向季老太太的时候,眼神已经明显的带上了几分厌恶,道:“老太太,你如今也听清楚了,我们铺子里没有杨柳这个人,你许是弄错了,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你也赶紧走吧。”

季老太太却是万万不愿的,眼珠子转了转,然后往地上一坐,冷哼一声,道:“我不走,我的头发都被她揪掉了一大把,你们不管怎么说都得给我赔点儿钱,不然的话,我就不走了。”

她坐在地上,头发看着疯乱不堪,要是不知道的看过来,说不准还真的就觉得她如何的可怜了。

梁武只觉得顿时一个头两个大,最是怕遇上这样不要脸面的这种人,你就拿她没有任何办法。

“反正你们要是不给我钱的话,我就不走了。”季老太太是耍无赖的好手了,曾经季非绵一家子也算是吃了那么一点儿亏的。

如今本来客人要进来吃饭的,但是一见到这个场面,只觉得人家怕是有事儿要处理,也是不敢过来吃了,赶紧绕开的远远的。

梁武也是发现了,只是却是没有想要妥协的意思,而是叫唤着人,想着叫人将她给拉出去,省的在这里打扰他。

“快点来人,将这老太太给拉出去,别在这儿影响生意!”

季老太太见自己要被人拉走了,顿时哎呦了一声躺在地上捂着胸口,还“虚弱”的道:“这店大欺人啊,我都被气的心口疼,他们还硬要把我给拽出去,实在是没有天理王法了啊!”

见到这一幕,梁武只觉得自己是怕了这老太太了,这老太太可是会装的很啊,刚刚还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呢,撒泼的时候也是十分的有活力,如今却是一副快要魂归地府的模样!

他已经要打算给点儿钱了事了,却见到季非绵过来了。

她过来本是想看看今日的事儿是不是算是过去了,毕竟她们没有找到人,但是一想到那两个都不是容易打发的,怕是别出了什么状况,所以就想着过来看看,没想到就见到了季老太太在地上坐着撒泼。

而梁武此时也是正着急的不行,都急得额头冒汗了,一见到她过来了,顿时向她求助,“季夫人,您快看看,这怎么办?这老太太如今这就是铁了心的等着敲诈我们呢!”

且看着这驾轻就熟的模样,只怕是从前也没有少了这样的事儿,实在是无耻至极!

季老太太见到梁武跟季非绵说话这般的熟稔,顿时一副贼眼的模样,一个哦字拉了长音,还往上勾起了几个调调,可是阴阳怪气的很,道:“你们这两个奸夫yi

妇,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

梁武被她口出惊人惊得一时差点掉了下巴,忍不住怒的脸色通红,明显就是真的动怒了,“你这老太太,不但撒泼无赖,说话也这般口无遮拦,我与季夫人不过是相识,你都说的什么话!污了季夫人名誉,当心我报官抓你!”

梁武如今也不过是和梁兴沐差不多大的年纪,虽说处理事情还是有些不足之处,但是却是知道不能连累了季夫人,当即先为季非绵澄清。

季老太太却是不信,反而觉得季非绵与他确有其事,道:“还不承认,做了还不能承认了!”

“季非绵啊季非绵,之前你就是不检点,如今又是弄出这么一档子事儿来,到底是不是我们季家的种儿?”季老太太眯着眼睛,突然说道:“上梁不正下梁歪,可别是你娘教你的?要是你娘教你的话,怕是你娘她自己都······”

要是单单说她的话,季非绵还能稍稍忍住,但是如今听听啊,都说到她娘身上了,她顿时就不客气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季非绵气的脸色难看,这季老太太可是越发的过分了,这本来还算是一个民风较为开放的镇子,不过是梁武跟她求助说了那么两句话,这季老太太就能这么曲解了其中的意思,反而说他们之间有什么。

“上梁不正下梁歪,这话应该是对着您说还差不多吧,毕竟上梁不正,所以连下面小的也没教好。”季非绵想起之间自己屋子被摸了个干净的事儿,她道:“我倒是记得你之前来我家的时候,借口去我屋子里喝水,结果我那屋子里头就所有东西位置都变了,还被你顺走了几文钱呢,你这上梁可才是真的不正呢!”

自己做的那些事儿哪一件儿说出来不能叫她难堪?竟然还编排她娘,说她娘上梁不正,这季老太太就是欠收拾,收拾几回就好多了。

这句话果真对季老太太有点儿作用,她脸色已经难看了许多,不过却是没有承认,还一个劲儿的指责季非绵,“你亲眼看到了吗?分明就是故意的,想要摸黑我的名声!”

rz34.com↑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