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一十一章 抓头发(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季老太太闻言,想了一番借口觉得不满意,还是实话实说,道:“我去找她要钱,她不给,她这么小气无情,那就别怪我了。”

就这么个原因?

杨柳她娘还有些疑虑,但是一想到季老太太那贪心的性子,心中又信了些许,道:“好,那我就暂时信你,你说杨柳就在那家铺子里,我明日就过去看看,到时候看看她到底在不在。”

季老太太可是信心十足,道:“你不信的话,那你就去看看吧,她绝对在那里。”

见她说的信誓旦旦,杨柳她娘已经是全然信了,且还等着回头一定不能轻易饶过了杨柳这个死丫头。

只不过杨柳她娘即便是已经打算了第二日过去,却也还是没有季非绵过去的快。

季非绵已经天不黑就已经过去了,就是特意跟杨柳说起这事儿的,叫她躲一躲,也跟食铺里的人对对口供,到时候就说没有杨柳这个人。

她说过之后,紧接着就去了自家的铺子帮忙。

邓俞一开始见她来了还很是惊讶,道:“非绵,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平安还那么小,你不得看着啊?”

季非绵笑道:“没事的,我过来正好也给你帮帮忙,平安有我娘呢。”

如今都已经有客人过来买了早饭了,所以也实在是算不得早了,她得幸好自己来到早了,不然的话,等杨柳她娘过来,到时候可是要来不及了。

来都已经来了,季非绵自然是要帮着一起卖了。

难得见季非绵过来,客人也是颇为惊讶,知道她是个有孩子的,忍不住惊讶道:“倒是难得见到季夫人过来,身边有孩子,哪里还能来的这么早?”

“总不能一直叫邓姨一个人忙活吧,我偶尔也得过来帮帮忙才是,外面大冷天的,赶紧进来吧,别冻坏了。”季非绵赶紧招呼道。

客人进了屋子,坐在桌前,点了包子和粥便只能听到咀嚼声和喝粥的声音了。

季非绵将包子放在锅上蒸好,又给新过来的客人准备粥和包子。

倒是也算不得累,毕竟东西早都已经准备好了,就只需要烧柴火蒸煮就是了。

季非绵忙活了一阵子,等人慢慢越来越多,才算是感觉到了一丝疲惫,不过熬过去也就好了。

倒是邓俞,如今却是闲了一些,她又赶紧去将桌子上的碗筷给收拾了。

而杨柳她娘,还是抱着一丝杨柳就在那个铺子的希望的,所以还特意带着季老太太一起过来的。

季老太太可谓是十分激动,且带着一种对季非绵报复的心理。

她不是不信她会告诉杨家媳妇吗?如今她还就告诉她了,等那个丫头被她娘给抓回去了,到时候说不准还会找季非绵不痛快。

她不是不乐意给她钱封口吗?那就别怪她了!

杨柳她娘和季老太太就这么进了铺子。

梅婶子就是之前对杨柳各种不喜欢的那个婶子,可是知道了有个女人跟这铺子的少东家关系匪浅,且她都已经开了口,要配合着演戏,所以她还真的不敢弄出什么幺蛾子了,如今见杨柳她娘和季老太太过来了,就是一脸笑着欢迎。

“两位是吃什么?”

“我们不吃什么,你们叫杨柳那个死丫头过来!”杨柳她娘现在只一心想要将杨柳给逮回去,哪里有想要吃饭的心思,再说了,那些钱是她日后给自己儿子找媳妇的,也不是给她吃喝玩乐的,所以她也不敢花的厉害。

“杨柳?”梅婶子似是疑惑,随即说道:“我们铺子里没有一个叫杨柳的,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们这里是吃饭的,可不是给你们找人的!”

梅婶子见她们不是过来吃饭的,而是过来找人的,就顿时脸色黑了下来,可是演技颇好。

见她这么说,杨柳她娘顿时也是存了疑惑,只觉得怕不是这季老太太骗她,顿时就瞪着眼睛问道:“你不是说见着杨柳了吗?人呢?她怎么说没有这个人?”

季老太太也是一阵的错愕,随即摇了摇头,道:“不可能啊,怎么可能没有这个人?昨天我明明看到了,她就跟季非绵在一起,就是昨天在你们这里吃饭的一个小姑娘。”

梅婶子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了,冷淡道:“什么小姑娘,我们铺子里每日来吃饭的小姑娘可不少,倒是没有你们这样的,来我们吃饭的地儿找人。”

季老太太见她说话语气不客气,顿时起了火气,忍不住吵吵道:“你跟我说话这么呛声干什么?真是活该就该在这地儿伺候人,也只配伺候人!”

梅婶子到底是出来自己赚钱的,她觉得自己还是十分靠自己的,毕竟她家里儿子媳妇都不管她,但是她却是出来自己赚钱给自己买东西,可这老太太竟然这么说她,说她什么活该伺候人?!

“你这个死老太婆,说什么呢?我伺候人又如何?那也比你没钱,只会要家里的强!”这种老太太一看就是靠着家里的钱过活,且一脸刁蛮不讲理,就不是好东西。

季老太太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捋了捋袖子。

梅婶子本来也是爱碎嘴的,嘴上功夫也是了得,知道自己这是说中了人家的事儿,又见她捋了袖子,当即就恶狠狠的瞪着她,道:“怎么的?你还想动手不成?”

说着,她也捋了袖子,大有跟她对起来的意思。

杨柳她娘见她们这是有吵起来的意思,也不管季老太太如何,而是自己躲到了一旁,这季老太太要是真的发疯起来也是怪厉害的,她怕自己会被连累了,到时候怕是会被误伤,所以就赶紧躲得远远的。

“哎哎哎,这是干什么?”不远的梁武见到了,顿时赶紧赶了过来,他就这两日没有在这里,去忙活别的事儿了,没想到这里就乱了。

见两个年纪都不小的人互相抓着头发,那头发都乱了不少,他看的也是一阵的着急,道:“别打了,再打我就要报官了!”

梁武吼到这个地步,两人才算是分开了。

梅婶子可是委屈死了,原本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眼下都被抓的歪七扭八的,还有一些一些头发都被抓掉了。

“你看看,你看看,她不仅抓我头发,还侮辱我,说我就该一辈子伺候人,我就是个做饭的,不忙的时候在外头迎迎人,她就这么说我!”

rz34.com↑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