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七十九章 理和德(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突然被打了一巴掌。

裴元绍可是不敢说自己的姐姐的任何不是的,只得搂着被打了一巴掌的脑袋低嘀咕。

“我比你小一岁,又比那谁大一岁,而那谁又比我这梁兄弟大一岁,怎么他就成我姐夫了?”

虽然裴元绍有点儿呆呆傻傻的在那里嘀咕一句,可是裴安安眼中的怒火那谁都能够看出来。

“你小子在我面前嘚瑟是吧?还敢说他不能成为你姐夫,你难道没有听说女大三抱金砖吗?”

呃?

这一下子裴元绍看看裴安安,又看看梁安,然后突然就将梁安拉到一旁。

“我说兄弟啊。”

只是他刚刚这样说的,裴安安怒吼一声。

“小子,你说什么呢?”

裴元绍立马远离裴安安,对着梁安问着。

“我说姐夫啊,你怎么就看上这母老虎了呢?”

裴元绍说的是大实话,梁安有点儿无奈,这对自己和裴元绍可都是送命题啊。

“这个……那个……”

看着梁安还在那里嘀咕着,裴元绍急忙说着。

“难道就是因为你救了她的性命你就要以身相许?不对,这怎么这么尴尬呀?不是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吗?

呸,呸,呸,这说的都是什么啊?怎么听着像是你救了我姐姐,而你还要娶我姐姐,完全是掉入火坑里了。”

裴元绍这说的可是把裴安安气的实在是受不了了。

“小子你皮又痒痒了是吧?”

“姐姐,你可不能胡闹,我可是……”

只是还不等裴元绍说完,就已经被裴安安一脚踹在屁股之上,踉踉跄跄的向前窜了几步。

凶残,太凶残了!

众人。看着眼前这一幕都有点好笑,不过还是裴安安仗着自己是姐姐,将这个乱七八糟的事情压了下去。最终抓住了裴元绍拉到旁边的酒楼当中一起吃一顿饭。

虽然众人都知道裴元绍因何回来,不过看着回来的裴元绍作为沙场战将,但是在自己的姐姐面前却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般,众人有点儿好笑。

不过这却并不是嘲笑裴元绍,反而是笑裴安安作为姐姐如此拿捏弟弟,而且知道身份的都知道裴元绍肯定是将门虎子。

而不知道身份的看着裴元绍如此气血方刚的男子汉,被一个姑娘像是教育儿子一般的教育着,怎么着也是有点儿热闹的。

你教育你的亲人无可厚非,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吧。

他不要面子的吗?

不过倒是很是热闹的一幕出现了,有一个呆呆傻傻的弟弟被他的姐姐不住的在现场教导着,没有人能够说什么,都是在那里看着热闹。

其实他们说什么也是不正确的。

不过就在这其乐融融的一幕正在进行当中,总是有些人仗着自己的身份地位或者是根本就不会觉得自己说上几句难听的话会有什么麻烦,就这样吊儿郎当的出现在了裴安安他们这一张桌子附近。

谁让这一张桌子上有四个美女,而男人只有三个,还多着一个美女呢?

那一个自顾自出现在这八仙桌附近旁边的一个人看着裴安安,一人坐在一面,想都没想就要往裴安安旁边坐。

裴安安何许人也?

怎么可能让别人轻而易举的就坐在自己旁边,而且还是自己不认识的。

她一个姑娘家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随即在那人要坐下的时候裴安安倒是很是灵巧的轻而易举的一挪动自己的板凳,扑通一声,那一个想坐在凳子上的人就跌坐在地上。

哎呦一声,摔倒的人不住的在那里哎呦着,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此地虽然并不是多少达官权贵回来吃饭的地方,只是穆迎彤和他的未婚妻宇文云经常来的地方,就在朱雀大街旁边,往来人员倒是不少。

而那一个摔在地上的确实在那里哎呦哎呦着更是喊了起来。

“没有天理了,我只是找个地方坐,怎么就摔在地上了?”

随着他不住的在这里吆喝着,一个小二急忙来到他的身旁,急忙询问一下。

“爷不知道您这是怎么了?”

虽然这小二焦急的询问着,可是那人还是在那里哎呦哎呦的叫着摔死我了,摔死我了,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小二更是有点儿汗颜。

“爷到底怎么了?你怎么好端端的摔下来?您在哪一桌坐着?我扶您过去坐着?”

这个人看着这小二如此询问自己也是有点儿不知道如何应对?

这不应该是问问自己到底有没有事,是谁伤到自己吗?你怎么还在这里询问着我坐哪里?要把我扶到我所在的位置,虽然摔在地上的很是无奈,不过还是硬着头皮指着裴安安刚才所坐的地方。

“我就坐在这里。”

什么?

这一下子,这小二有点儿难为情了,他刚才给这一桌人上菜,可是知道这一桌就是这七个人,四个女的,三个男的根本就没有他。

裴安安听到他如此说,也是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你是喝了多少酒还是喝了假酒?居然敢说你坐在我们这里,我们何时让你坐在这里了?很多人都看到了,我们在这里吃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你何曾和我们一起?”

虽然裴安安一个劲儿的在这里吐槽着没有和他们一起。而且还有点儿愤怒,不过梁安却是伸手拉住了裴安安就想上前教训他的手。

梁安现在可是有点儿害怕裴安安为何会是如此的模样,一句话说不对就要动手打人,这可不是将军的夫人该做的或者是将门虎女该做的。

以理服人或者是以德服人那才是最重要的。

梁安想到这里就对着裴安安说着。

“夫人要以理服人,以德服人。”

裴安安在听到梁安这么说之后,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突然伸出两只手。

“我左手是理右手是德,你说我用哪个手吧?”

这一下子众人都有点汗颜,没有想到裴安安都是如此的了不得人物。

梁安对此都有点儿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去说了,不过还是看着裴安安安抚着着。

“我的好夫人啊,咱们有事一定要好说好到,可不能随便动手。”

“放心我没有动手。”

裴安安直接扭过头来“我是以理服人,以德服人。”

dengbi.netdmxswqqxswyifan.net

shuyue.netepzw.netqqwxwxsguan

xs007zhuike.netreadw23zw

rz34.com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