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要跪了(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大人,这关乎到无数泉州百姓的生计!”

那人的面色都在微微的颤抖,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苏辰居然会这么做。

“泉州百姓的生计?”

“和我有什么相关的,你们泉州的百姓,去泉州的海域打鱼也就是了,为什么要大老远的跑到我崖州的海域来?”

苏辰淡淡的说道。

但是,他的心中明白。

这人真正在乎的,可不是什么狗屁泉州百姓的生计。

他真正在乎的是税收。

泉州的百姓捕鱼,是需要缴纳税收的。补的越多,自然而然所需要缴纳的税收也就越多。

而泉州本地的海域,鱼大多都是一些比较廉价的海鱼。而且,数量也比较少。

其实,归根结底,也是因为泉州没有休渔期。

所以说,一般情况下就只有去更远的地方打鱼。

自从苏辰来到崖州之后,为崖州的捕鱼业制定了许多的条例,其中就包括固定地方的休渔期。

并且,将许多原本已经老旧的水师船只,全部都凿沉!

为这些鱼儿提供休养生息和繁育的地方。所以说,崖州附近海域的渔获,一直以来都是非常丰富的。所以,泉州的许多百姓也喜欢来崖州打鱼。

因为基本上不会靠近休渔期的地方。

而且,大部分打鱼也都是一些零零散散的小头。苏辰也从来没有理会过。

之所以说是小头,是因为,这些鱼基本上都是从苏辰所布置的渔床内游出去的,只能够算是九牛一毛。

但即便是这样的九牛一毛,就已经足够让泉州的渔民欣喜若狂了。

如若不在崖州的范围内捕鱼。

他们就需要深入到海洋深处,并且,休要冒着天大的风险,而且,时间也很长,有的时候,人在船上时间长了,也是会生病的。

现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生计。

而泉州的府衙也有了这样的一笔收入。自然而然是不能够放过的。

他想要反驳!

可,苏辰所说的却也是句句在理,你凭什么啊?你凭什么在人家的海域之中打鱼?就因为你之前一直都在,人家也没有管你?

现如今,人家不想要让你再打鱼了。

那你就要走。

要不然的话,不管人家做什么样的事情,都是正常的。

“我!”

那人的面色铁青,想要说什么,但是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说。

“对了!”

苏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而后轻声的询问着说道:“我记得,泉州和我们还是有许多的贸易往来的,对吧?”

“是啊!”

张虎点头:“我们的粮食有一部分是卖到了泉州,还有海货,还有我们盐场所晒的海盐!”

“对啊!”

这个时候,那人似乎是抓住了最后的一根稻草一样,急忙开口道:“苏大人,您看,泉州还是购买了崖州不少东西的,我们泉州本来财政就有一些紧张,每一年还采购了这么多的东西,也算是给崖州造了不小的贡献!”

“我们还需要更多的互通有无!”

那人的声音之中带着几分急切:“这次确实是我着急了,一时情急之下,所以才会顶撞了大人!”

“哦?”

苏辰顿了一下:“粮食,海货,海盐。”

“好像也不怎么赚钱啊,刚才你说,泉州的财政紧张?”

苏辰说到这里,顿时笑了起来:“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为你们稍微的解决一下财政的问题吧!”

“从今天开始,你们可以省点钱,不用购买这些东西了!”

说话之间,苏辰打了一个哈欠:“前段时间,荆州的人也寻过来了,想要购买。”

“你们都如此为难了,我也就不好意思再从你们的身上薅一把了!”

苏辰对着张虎说道:“记住,全部都给停了!”

“是!”

张虎的面色兴奋。

最早的时候,他不是很清楚,崖州不缺钱,为什么要将这些相对而言比较战略性的东西卖给其他的地方?

现如今,却是完全明白了。

自从崖州的盐场开业之后,有了大批量的细盐。

不仅仅价格便宜,而且数量也很多。在市场上,对泉州的海盐的冲击很大。

最开始的时候,有不少的人选择偷偷的运送一些回去贩卖,后来,府衙知道这个事情之后,就绕过了所有的人,直接从崖州这边购买。

因为价格便宜,再加上要多少有多少。

买回去,比自己的市场价还低,而且,自己还能够赚的比以前多。

也正是因为这样,泉州有不少的官员,一个个吃的脑满肠肥的!

后来,索性将泉州许多的大型盐场全部都关闭了,只从崖州这边购买海盐。

而现如今,苏辰居然直接要停掉海盐的供应。

那这意味着什么?短时间之内,泉州根本没有办法购买大量的海盐,而且,最要命的是,崖州本地的海盐场,也全部都被关闭了。

“苏大人!”

那人此时此刻,明显有些慌乱了。

“行了!”

看到眼前这个人想要跪下,苏辰对着张虎使了个颜色。

张虎眼疾手快,将那人的膝盖用脚托举了起来。

“男儿膝下有黄金!”

苏辰淡淡的说道:“还是不要动不动就跪了,还有,让陈兴泉来和我谈,还是那句话,你没有资格!”

说完之后,苏辰转身进入到了府衙之内。

周芮则是坐在墙头上,静静地看完了这一场戏,手中拿着一串葡萄,眼睛仿佛是会说话一样,看着苏辰离开的方向。

从墙头上下来之后。

周芮则是急忙的回到了房间内。

将一张纸铺平。

“阿姐亲启!”

周芮静静地写道。

紧接着,咬了一下笔头,顿了一下之后,才继续写道。

今日的事情,看上去虽然荒诞不堪,但是,其中却蕴含着不小的道理。周芮自然不敢有任何隐瞒,记载的非常详细。

……

此时此刻的苏辰,有些疲惫的倒在园子里躺椅上。

他的心思格外沉重,他不喜欢这种计算的感觉,只是,事情却如同潮水一般,不断的朝着他汹涌而来,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挡的能力,只能够被迫接受。

rz34.com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