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弹性这么大的么?(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这东西,自己是接还是不接?

不过,倒是没有想到,一个景王王妃,不仅仅能够随意走动,更是能够有这宫门行令。自由的穿梭皇宫内院,这可是莫大的恩赐。

整个神都怕是都找不到第二个。

这王妃和女帝,关系可真不错啊。

苏辰一边感慨,一边不断思考。

这东西留不得,可是不收又不行。

“拿去,将这个东西还给周宓!”

思索片刻的苏辰,将那宫门行令递给张虎道。

他虽然胆子大,而且崖州远离神都,都说山高皇帝远,但是在这个封建王朝的年代,自己如果真的有点小动作,崖州在整个朝廷之下,还真的是不够看的。

自己有几斤几两,崖州有多大的能耐。

苏辰都清楚。

这东西是万万不能拿的。

他倒是没有想到,周宓居然会这样将自己一军。

不好对付啊!

苏辰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下。

“告诉周宓,这东西太过贵重,我们不敢收。不过,若是她真的想要买那所宅子。倒是可以签一个借款协议。没有必要一次性拿出六万两银子!”

“明白!”

张虎瞬间明白过来。

转身朝着牙行走去。

周宓和胡媚儿两个人正在交谈。

“这人,肯定是去问苏辰的意见了!哼,一个大男人,连一丁点的胆气都没有,给他东西他都不敢收!”

周宓淡淡的笑了一声。

那东西的分量,旁人不清楚,但是张虎和苏辰应该是清楚的。

张虎不认得她,但是她却认得张虎。

倒是没有想到,一个人的变化居然能这么大,周宓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细说起来,这崖州,还真算得上是人才济济。苏辰能够将这么多不安分的人全部都摁下来,这手段也非常人能比。

“无碍,人回来了,看看他怎么说!”

周宓笑道。

张虎走了进来,而后将那玉佩静静地放回到桌子上,微微摇头道:“这东西,太过于贵重,我们不敢收。若是你们真的想要这所宅院,倒是可以借钱购买,大人说,他愿意借!”

“只怕,还是要计息的吧?”

周宓笑着将那玉佩收了回来。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更何况,这利息也并不高!”

张虎的声音很轻。

“再少的息,这么大的一笔钱下,也绝对不少。”

周宓淡淡道:“不过,这笔钱,我借了。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张虎愣了一下,倒是没有想到,周宓还来这么一手。

“咖啡的生意,我接了,苏辰那边,有多少的货物,我要多少的货物,不能再有旁人插手!”周宓的声音很轻,淡淡的说道。

“这事,我无法做主!”

张虎面色凝重的说道。

跟随苏辰这么多年,张虎也明白,这究竟是多大的利益。

周宓的话很简单,这个亏,我可以吃,但是,我要占更大的便宜!

现如今的张虎和苏辰应该已经大致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如何应对?周宓还真的有些好奇。

“那就去把苏辰找来吧,你这一来一回的,我们等的也心急!”

张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这些话在眼前这两个人的眼中,基本上就可以确认,这座宅子,不是在自己做主。当时有些懊恼,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了,这脑子自己是一丁点都不带长的啊。

等到张虎离去之后。

胡媚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痴傻的模样,若是放在神都,早就已经被吃的渣滓都不剩了!”

“你可不要小看他!”

周宓喝了一口牙行之中的茶水,觉得索然无味:“他可是先帝在世时期的最后一个武状元,那个时候的我,也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罢了!谁能想到,居然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到了现如今!”

“就他?”

胡媚儿喝下去的一口茶水差点直接喷出来。

“武状元?”

“没感觉到啊,身上一丁点的气势都没有,看上去憨憨的,有些像是一个卖苦力的!”胡媚儿的声音之中带着几分无奈,而后轻轻的摊开手,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无奈,而后轻声的说道。

周宓顿时笑了起来。

“若是他当初稍微聪明一些,也不会落的这个田地,现如今,应该也是因祸得福了!”

胡媚儿撇撇嘴,似乎是对张虎十分的鄙视。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而此时的张虎,已经将周宓的话带给了苏辰。

苏辰的眼神之中带着几分不善:“张虎,你什么时候能稍微聪明点?”

“大人,是那什么王妃实在是太狡猾了!”

张虎非常委屈,而后接着道:“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也好!”

苏辰叹了一口气:“估计在知道是你的时候,她们就已经猜到背后有我了,这坏人是一定要当了。”

说话之间,苏辰缓缓地站起身来:“桃儿,收拾一下,咱们走一趟!”

“好!”

桃儿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

紧接着,跟随着苏辰和张虎二人来到了牙行。

“哈哈,两位!”

这个时候的苏辰乐呵呵的拱了拱手,而后笑着说道:“倒是没想到,两位真的对这咖啡生意感兴趣,不过,两位想要拿到这独家经营权,却是有些不太可能的!”

“独家经营权?”

周宓笑了一声,看着面前的苏辰:“这个说法倒是有意思!也分外的直白!”

“那你倒是说说,怎么不可能了?”

周宓淡淡的说道。

“首先,这东西,是一种植物。既然是植物,那就肯定是有人种植,也肯定是有人留种。现如今,虽然只有我这里有,而且,看管的相对而言也比较严格。可是谁也无法保证不会外泄!”

苏辰倒是没有隐瞒:“就好像,你没有办法获得粮食的独家经营权一样!”

“原来如此!”

周宓抬起头来,声音圆润道:“原来如此,那我就退一步,帮我泡一杯咖啡,如何?”

旁边的胡媚儿瞬间警惕起来。

这哪儿是退一步?这直接退到家里了啊!

苏辰愣在那里,似乎是也没想到,这周宓的弹性居然会这么大!

rz34.com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