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7章:猫咪死了(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楼下的大厅,白逸辰和罗云倩都在。

白逸辰一脸阴沉,罗云倩则是如坐针毡,表情十分担忧。

“发生什么事情了?”

苏离落走下楼,来到客厅,小心的询问了一声。

听到苏离落的声音,罗云倩猛然抬起了脑袋,她苦哈哈的看着苏离落,猛然站起了身子。

朝着苏离落走了过来,站到苏离落的面前,一把抓着苏离落的手臂哀求道:“嫂子,您喜欢猫咪,让哥再给你买一个吧,那个猫咪跟我在一起很长时间了,我很舍不得跟它分开,还给我,好不好?”

“你说什么?”

一种不好的预感袭来,苏离落挣了挣罗云倩的手掌,反问道。

罗云倩身子像没扶稳一般,跌坐在地上,泪眼朦胧的轻声哭泣着。

白逸辰见状急忙就走上前来,一把扶着罗云倩:“快起来。”

“不是我……”

“我今天就跟你说过,她身体不舒服,你不知道吗?”

白逸辰扶着罗云倩起来的时候,还没等苏离落解释,就一声怒吼出口。

他眯着眸子,凌厉的冲着苏离落,射过来一道寒光。

“她自己跌倒的,又不是我推的,你吼我做什么?”

苏离落再也忍不住的大吼一声,委屈的红了眼眶。

她突然明白,自始至终,只是自己骗自己而已,他和罗云倩这种关系本就一点没处理,而且还更胜以前了。

“哥,别怪嫂子,是我自己没站稳。”

罗云倩泪眼朦胧,哭的稀里哗啦,擦了擦泪水,还不忘给苏离落说情。

白逸辰阴冷的眸子此刻如覆上寒冬腊月的霜层一般。

他紧紧的盯着苏离落,视线像是要穿透她整个人一般:“苏离落,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彼此彼此!”

苏离落倔强的回应着他的眼神,他的眼神似乎就认定了,刚才罗云倩倒地那一下,就是自己推的一样。

如此,她再解释又有什么用?

在白逸辰心里,她就是那么一种人而已。

苏离落心中好不服气,明明是你们做的过分,现在倒是找茬怪到自己的头上。

还真是倒打一耙。

罗云倩在白逸辰身后,拽了拽白逸辰的胳膊,那手掌紧紧的抓着白逸辰的胳膊,让苏离落看的异常的刺眼。

“罗云倩,你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避讳吗?你一天到晚哥哥哥的叫着,真以为自己是三岁的小妹妹吗?”

苏离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上前一把就甩开了罗云倩的手掌。

这次她倒是用了挺大的力气,罗云倩轻呼一声,握着被苏离落掰开的手掌哭泣道:“嫂子,对不起。”

说着她便哭声更大了。

“苏离落,你够了!”白逸辰此时是彻底的怒了,他伸手一把甩开了苏离落。

苏离落根本就没想到白逸辰会对她使那么大的力气,整个人中心不稳,跌坐在了地上。

她脚上的拖鞋还意外的滑掉了一只。

不可思议的看着白逸辰,苏离落心顿时像跌入了谷底了一般。

泪顿时湿润了眸子,她怎么也没想到,白逸辰会把她甩到了地上。

白逸辰眼神闪过一丝心疼,随即挪开了视线,冷哼一声:“你我只是各取所需,不要越界了白太太。”

各取所需?白逸辰现在跟她说,他们是各取所需?

呵呵,苏离落酸涩的喉咙顿时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啪的一下,泪水滴到了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

此时,门外走进来几个人,带头的女佣满头大汗,看了看地上坐着的苏离落,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少爷,找到了。”

“猫咪找到了?”罗云倩此刻来了精神,摸了摸脸上的泪渍,挤出一个笑容,渴望的看着女佣:“在哪里?”

女佣为难的看了看白逸辰,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怎么了?猫咪呢?”罗云倩追问了一声,见女佣不说话,急忙朝着白逸辰看了过去。

每次,她无助的时候,第一个求助的眼神永远都是丢给白逸辰,而白逸辰也会在第一时间替她出头。

而白逸辰此时脸色黑沉,剑眉紧皱,他朝着另外一个女佣道:“把少奶奶扶上楼去休息。”

女佣会意,急忙朝着苏离落走了过来。

苏离落听了白逸辰的话,没等女佣过来,便自己起身朝着楼上走去。

罗云倩的诉求,白逸辰第一次没有及时处理,而是目送这苏离落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才挪回视线看了看刚才那个女佣。

罗云倩此刻也一言不发,咬着唇暗暗的落泪。

“猫在哪?”

他似乎看出来有什么不寻常,询问女佣的时候,脸色并不好看。

“在……后院小树林”

女佣紧张的指了指后院的方向,紧张的解释道:“但是它……它死了。”

“你说什么?”

罗云倩像被一道惊雷劈重了般,惊恐的确认了一句。

“我们找到它的时候,已经都死透了,而且……”

女佣说着说着,似乎有些不忍心,低着头也说不出话来了。

白逸辰拧着眉角:“带我去看看。”

女佣急忙就点头,带着一行人朝着后院小树林方向走去了。

已经入夜,小树林里并没有安置路灯,照亮全是跟在后面的佣人用的照射灯。

在树林的深处,有隐约的灯光,几个人走到那边。

才知道有俩个下人在那里守着,见到白逸辰过来的时候,急忙就让出了身子。

白逸辰见状,急忙就转身挡住了身后的罗云倩,遮住了她的眼睛。

“哥,怎么了?让我看看。”

罗云倩的声音已经开始发颤,她猛然扒开白逸辰的手掌,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面前有个小坑,边上放着沾着新鲜泥土的青花瓷盆,拳头大小的口子里塞满了金渐层。

那暗淡的金渐层毛发此刻看上去一动不动,上面还沾染了一些泥土。

这么小的口子,想把猫咪塞进去,让它一动不动,那肯定是已经死了。

罗云倩闷哼一声,身子一软,惊厥了过去。

“倩儿。”

白逸辰一把就接住了罗云倩软瘫到怀里的身子。

他皱着剑眉,凝着地上的青花瓷盆。

第二天一早。

一夜未眠的苏离落,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白逸辰一夜未归,不用想又是陪在了罗云倩的身边,她想了一个晚上终于是相通了。

不是白逸辰这几天变了,而是,她一直都没有认清现实罢了。

顶着苍白的脸颊,揉了揉难受的鼻子,苏离落拖着行李箱,从二楼卧室坐电梯直接下了一楼。

一夜湿润的头发硬是被空调吹干的,鼻塞流涕的严重,她不停的用纸巾抹着鼻涕。

“站住!”

rz34.com↑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