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3章、闯机关阵(六)(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纳兰歆边吃边道,她实在是饿坏了,再说这里的饭菜也很好吃。

“哦!姓叶的师父,叶鬼斧?”月农在自我嘀咕道。

既然月农想问,纳兰歆就顺势说出,她也想知道叶鬼斧到底和月氏族人是什么关系,为何他终身不入苍穹山一步,甚至他连靠近苍穹山附近的勇气也没有。

经过一杯酒的时间思索,月农幡然醒悟,把“叶”字左右拆开,合并,那就是一个“田”字。

月农清楚地记得族长提起过一件事情:当年,有一个月氏族人因机缘巧合下山办事,在苍穹山外的附近遇见一个田姓的姑娘。因为族规,月氏族人不得与外族通婚。那名族人深爱田姓女子,自愿废除月姓,脱离族人,并发誓永生不入苍穹山,也永不背叛月氏族人,否则天诛地灭。

此后,下一任的月氏族长较为开明,当时族中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为了保证月氏族人延绵不绝,族长把自己的两个女人嫁给了北宫暝和纳兰署。

北宫暝作为庶子,已经接手暗卫营,明面上族谱中已经没有他的名字,他也不可能继承皇位,永远只能做皇室暗处的一把刀,永远见不得外人。

至于纳兰署,他明面上身为一个将军,实际上是暗卫营的统领,和北宫暝两人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

所以,月氏族长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嫁给他们也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

与他俩人联姻,于月氏族人有利无害。

而且,北宫暝是让族长长女一眼动心的男子……

风雪衣见纳兰歆也吃的差不多了,而且这里机关重重,风雪衣怕纳兰歆又到处闯,再添些伤势可就不好了,道:“月大哥,多谢款待,我们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天色也不早了,是时候告辞了。”

纳兰歆还不想走,她想在这里打探更多的秘密,顺便查探一下这儿有没有出苍穹山的捷径。

她夹起一大块烧鸡要往嘴里送,道:“我还没有吃饱,要走的话,你先走。”

风雪衣打掉纳兰歆手中的筷子,道:“你……你大病初愈没多久,刚才已经吃了太多的肉食和油腻的东西,你的肠胃会承受不住的。如果你喜欢月农大哥这儿,明日你可以接着来。但今夜你必须在阁楼里睡,你的婢女早在阁楼里等候多时,你不回去的话,她会担心的。”

风雪衣说什么也不想让纳兰歆待在月农这里,他与月农接触不多,小心为妙。

“月大哥,你可不可以派人通知我的婢女,今夜我就不回去了。况且,月大哥你这儿地方非常大,应该不缺一两间客房?”

“客房是不缺,但风公子已经动怒了,你还是随他回去,明日你可以再来。月某人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着,你放心,你来的时候会有人带你进来,不会再让你闯机关阵了。”月农道。

“那多谢月农大哥了!”纳兰歆道,她知道月农不想让她破坏他的宝贝机关了。

如果再继续执意留在月农这里过夜,会引起月农的怀疑,还不如顺势回阁楼,找个机会再探。

在回去的路上,风雪衣一言不发。

纳兰歆还是忍不住,先开了口,道:“风雪衣,明天我还想来月农大哥这儿?”

风雪衣头也不回,只管往前走,道:“你不是已经决定了,还需要问我的意思吗?月农那边,除了机关还是机关,他那里没有你想找的出无相神宗的秘密通道。安隐村,这片净土是不被打扰的。所以,村子的出入口只有那个简易的城池。况且,安隐村最为靠近云顶国。所以,不管是宗主还是身为月氏族长的月农都不可能留有任何出入口,自掘坟墓的。你还是死了这个心吧!”

既然风雪衣已经捅破那层纸了,纳兰歆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了,道:“你都已清楚我心中的想法了,那当我决定离开这儿时,希望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我离开这儿。”

风雪衣停下脚步,走到纳兰歆身边,他双手握住纳兰歆的肩膀,生气地道:“你就不能醒醒吗?没有人能够离开无相神宗的,没有人!即便我可以放你离开,那其他人呢?你逃不掉,永远逃不掉!你体内的寒毒,还需要靠宗主的口诀缓解,待在这儿,难道不好吗?”

纳兰歆用力挣脱风雪衣的束缚,道:“我不属于这里,永远也不属于!我一定会离开这儿的,一定会!鸟儿属于天空,一只被折断双翼的鸟儿养在金丝笼里有什么意义呢?最终,鸟儿也会死亡的。看在我救你出陷阱的份上,你欠我一个人情。将来,在我出逃时,你遇见了,就当做什么也没有看见,放我一马如何?”

此时的风雪衣已经愤怒,他双手握紧拳头,他不知道他哪里做错了,纳兰歆为什么就不可以为了他留下来!

对于天源国,纳兰歆已经死了;对于云顶国,本来就是对立面,她与“世炎公子”几乎不可能。

剩下的地方就只有苍穹山,只有无相神宗,而且宗主于她是……

还把独门绝技“寒冰诀”交给纳兰歆,以后甚至是无相神宗也说不定……

她为何就不能留下来呢!

风雪衣知道多说无益,点了纳兰歆的哑穴,押着她回了阁楼,并用铁链把她的四肢死死地锁在了床上。

临走前,风雪衣道:“我就答应放过你一次,如果你再落在我的手里,修叫我不客气!我的话只说一遍,你可听清楚了,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如果你反悔了就点点头?”

纳兰歆口不能言,把脸瞥过去,不想看风雪衣一眼。

婢女听了云里雾里的,不知道他们讲的是什么,但瞧这情况,知道他们一定发生了不愉快,也不敢问,直接回隔壁屋睡觉了。

第二日,风雪衣还是心软,带了纳兰歆去了月农那里。

纳兰歆提出要看看那座悬崖,月农也没有多问,亲自带他们去看。

那悬崖,也是风雪衣当年救神医的地方。

dengbi.netdmxswqqxswyifan.net

shuyue.netepzw.netqqwxwxsguan

xs007zhuike.netreadw23zw

rz34.com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