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1章、闯机关阵(四)(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她才发觉她靠在风雪衣的臂膀睡着了,她红着脸,赶紧和风雪衣拉开距离,把披在身上的衣袍还给风雪衣。

风雪衣倒也不尴尬,只是他的臂膀都被靠麻了,没有什么知觉,手抬也抬不起来。

他急忙用另一只手按摩麻痹的胳膊,疏通经络。

要不然,手真的会废的。

纳兰歆一把抓住风雪衣麻痹的那只手,用一根钢针在风雪衣的指尖上一扎。

“啊!你在干什么?”风雪衣叫了一声。

纳兰歆不削,继续在他的另外几个手指头上继续扎针,道:“一个大男人,这点小疼痛就叫。”

风雪衣赶紧收回手,瞧着五个留着血珠的手指都,怒道:“你不知道吗?人的指尖最为敏感,很多武林高手也受不了夹手指的刑罚。”

扎完针,风雪衣感觉他麻痹的胳膊能动了,而且麻痹感渐渐消失,他知道她错怪了纳兰歆。

“我们也休息够了,是时候出去了!”

“你有办法?”

“办法是有,但不一定能行。不试试怎么知道呢?”纳兰歆笑着,她从怀里掏出许多钢针。

风雪衣这才知道,纳兰歆不知从什么时候在机关阵那边偷偷捡了许多钢针藏在身上。

“待会你运功,把这些钢针射在上方的盖子上,记住力道要均匀,这些钢针应该能射出一个洞来。把你身上的外袍撕碎拧成布条,做跟绳子。把绳子的一端绑在‘寒光’上,把‘寒光’竖直放向上扔,透过那个洞就行。待‘寒光’横置,你顺着布绳往上攀爬,在到顶端之时,运功,利用真气打开陷阱的盖子。这个设想是很好,但不一定能成功。所以,你……”

不等纳兰歆说完,风雪衣已经在撕扯外袍,瞬间外袍成了面条状。

风雪衣借助水晶发出的光芒,在认真地编织着布绳。

纳兰歆蹲在风雪衣的一旁帮他编织布绳,一本正经地道:“你就这么相信我说的话?”

“现在我们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不相信你相信谁?再说,我也不想陪你死在这里。我还有心愿未了,我还没有找到我的亲生父母,向他们质问当年为何抛弃我?”

亲生父母?

抛弃?

纳兰歆知道风雪衣只有师父,至于父母这个问题,她根本不关心,现在再问等于揭人家的旧伤疤,只要埋头继续编织布绳。

等了这么久都没有人来打开机关,那说明月农本不想这么快就把他们放出来。

想要出去,只能自救了。

早在之前,纳兰歆就仔细观察过这个陷阱。

铁壁光滑,不可攀爬外,几乎没有什么缝隙,那也就说明开启机关的按钮根本就不在陷阱内。

但叶鬼斧曾经告诫过纳兰歆,每个机关都有它的破绽,有可能这个破绽是十分地渺小而不易被察觉,但这个破绽一定存在。

所以,要出去,只能把希望寄托于那个陷阱的盖子。

那个盖子的厚度,应该可以被内力加利刃穿破。

纳兰歆清楚记得当初她靠近风雪衣的时候,她感觉脚下有些不对劲,有点中空的样子。

既然有感觉,那说明陷阱的盖子应该不会非常厚。

死马当活马医!

不赌一把,怎么知道不可能呢?

纳兰歆掏出一把钢针,向上一挥,钢针有节奏且有间距地一根根插在了铁壁的寒冰上。

风雪衣边编织布绳边看,笑了笑,原来当初纳兰歆把寒气发泄到铁壁上就是这个目的。

一早,纳兰歆就想好了出去的对策,只是迟迟不说而已。她才能十分坦然地睡觉,养精蓄锐。

看来,宗主对纳兰歆花费这么多多的人力、物力层层看守,真的不是小题大做。

“接下来,看你的了。”纳兰歆说着,又把一把钢针塞到风雪衣的手中。

钢针,只剩这么多了,能不能成功,在此一举。

风雪衣一手紧握钢针,一边他运功,把手一挥,钢针齐刷刷地朝陷阱的盖子飞去。

“轰隆”一声响起,陷阱的盖子破了个口子。

细小的碎片落下,风雪衣用手挡着纳兰歆的头,防止碎片砸伤她。

由于碎片引起的粉尘,纳兰歆和风雪衣都不由自主地咳嗽着。

尘埃消散后,风雪衣立马把布绳绑在“寒光”上,他把“寒光”竖直向上一扔,“寒光”从口子飞出,然后横置放平。

风雪衣拉了拉布绳,觉得稳固后,顺着布绳往上开始攀爬。嘴里咬着水晶块,借助水晶发出的光照明。

他把脚尽量触碰铁壁上的钢针,增加摩擦力,把整个身子的重心集中在脚上。

不然,万一布绳断了,一切都会前功尽弃的。

很快,风雪衣爬到了陷阱顶端的不远之处。

找好位置,风雪衣双掌发出一股真气把盖子撑飞,松开布绳的同时,他的身子也开始往下坠落。

他单脚踢了一下铁壁助力,用轻功飞出了陷阱。

上去后,风雪衣放下布绳,借助布绳把纳兰歆也拉了上来。

逃离了陷阱,两人不禁对视了一眼,笑了,然后哈哈大笑。

纳兰歆躺下,看着天上的星星。

掉落陷阱时还是白天,没有到现在出来了,都已经是夜晚。

不知为何,她觉得今晚的星星格外的明亮。

风雪衣伸出手来,想把纳兰歆拉起,道:“我们还是快离开吧,不然待会再掉进其他陷阱里去,运气可能就不会这么好了?”

纳兰歆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道:“今晚的星空多美啊?不看看吗?至少,陷阱附近的地方是暂时安全的。折腾了这么久,肚子也饿了。继续往前走,不知道还有什么机关等着我们。与其冒险,那不如让月农出来,至少让他给我们吃顿饭再走也不迟?”

“你有办法?”风雪衣疑惑道。

纳兰歆起身,在风雪衣的耳畔嘀咕了几句。

风雪衣听后,脸色立刻难看了起来,但他还是照着纳兰歆说的方法做。

既然之前已经陪纳兰歆瞎闹过,那也不差这么一茬!

纳兰歆不知什么时候从男子身上顺了些层状燧石,她让风雪衣用内力把有限的层状燧石碾成粉末。

dengbi.netdmxswqqxswyifan.net

shuyue.netepzw.netqqwxwxsguan

xs007zhuike.netreadw23zw

rz34.com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