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7章、拜师为徒(三十五)(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姑娘,姑娘,你终于醒了!”婢女留下了高兴的泪水。

“我……”纳兰歆觉得脑袋十分地沉重且疼,她本想用伸手拍拍脑袋,却发觉手被铁链束缚着,动弹不得。

“姑娘,你别乱动。现在你体内的罗绮草毒素还未清干净,所以,只好用铁链把你束缚着。你再忍忍,过两天,我会请求右使帮你解开的。”

解开?

只要在无相神宗内,就阶下囚,没有自由可言。

肢体上是束缚,只不过是过了一分痛苦而已,无关痛痒!

右使……

风雪衣?

纳兰歆依稀记着,她用冰剑伤了风雪衣,她记得她用冰剑刺了风雪衣的胸口,血从他的衣裳上渗了出来。

纳兰歆不知道她刺得深不深,风雪衣伤得重不重,有没有性命之忧?

“右使,他……我依稀记得魔怔中的我刺伤了他……不知道,他……有没有……事情?”纳兰歆内疚道。

“姑娘,你放心,右使没有事情!右使武艺高强,没有人可能伤得了他的性命。只是他的右手掌被划伤了,包扎一下就行。他胸前有些皮外伤,你的冰剑刚刺入时,你就及时收手了,没有刺中要害。姑娘,你对右使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你宁愿伤着自己,也不愿伤了右使。你这一收内力,伤了自己,却因祸得福,把你体内的罗绮草毒素逼出大部分。”

“是吗?”纳兰歆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她不知道她内心真正喜欢的到底是“世炎公子”还是那个人称“冰佛”的风雪衣。

就是因为他们长着同一张脸,纳兰歆有时都被他们搞混了!

从纳兰歆懂事以来,在她的印象中,纳兰署就很忙。所以,纳兰歆自小跟着叶鬼斧,她的一身本领也大多是叶鬼斧所教。

纳兰歆自小喜欢无拘无束,喜欢江湖,喜欢武功。

世家小姐家身上的影子,她可是一点边也不沾。

她喜欢“世炎公子”的性格,喜欢他在相识没有多久就可以为了救她甚至舍弃自己的性命的那种奋不顾身。就是有一点不好,“世炎公子”几乎不会武功,只会保命的轻功。

她喜欢风雪衣的身手,武功在当今江湖上,那可是数一数二的,但那尊“冰佛”,太自以为是,一点也不近人情,心如寒铁,动手伤起人来,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要是两个人能各取优点,结合一下就好了。

想什么呢?

又犯花痴!

许久,纳兰歆道:“我有些饿了,你能帮我熬碗粥吗?”

“好的,姑娘,你稍等,我这就吩咐厨房。”

婢女刚要出门,就和进屋的风雪衣碰了个正面。

风雪衣手里提着一个食盒,对跟前的婢女道:“我带了些粥,等墨彤(纳兰歆)醒了,你给她喂些。”

“姑娘,她已经醒了。”婢女转头,指了指床上的墨彤(纳兰歆)。

婢女暗自笑了笑,她没有想到墨彤(纳兰歆)与风雪衣心有灵犀。

墨彤(纳兰歆)一饿,想要喝粥,风雪衣就带了现成的粥过来。时辰,一刻也不差,刚刚好。

婢女把墨彤(纳兰歆)扶起,躺靠在床上,风雪衣从食盒中端出一碗粥。他舀了一勺粥,轻轻地吹了吹,把汤匙送到纳兰歆的嘴巴。

纳兰歆有些犹豫,张嘴也不是,不张嘴也不是。

“你不是饿了吗?”风雪衣在入屋之时,就听到纳兰歆喊饿了。

“我……”

正当纳兰歆思索之时,粥已经被喂进嘴里。

第二勺粥又递到她的面前,纳兰歆确实也饿了,话已经出口,再也没有收回的理由。只好乖乖地张着嘴,又一勺温度恰好的粥送入纳兰歆的口中。

这粥,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吃。

风雪衣,一个大男人,煮的粥还是软糯,散着大米独有的香味。

即便他的手受伤了,丝毫不影响他的厨艺。

很快,一碗粥就见底了。

纳兰歆还是有点意犹未尽,她还能再吃一碗。

“你把碗收拾一下!”风雪衣把空碗递给婢女。

婢女接着碗,有些愣住,她还没有看够这一幕温馨的画面。

但很快,婢女露出笑意,她知道,现在她在场,有些碍眼。

婢女很快收拾了碗及食盒,退出了房屋。

有风雪衣在,被束缚中的纳兰歆肯定掀不起大的风浪!

四目相对,没有任何话语,气氛降到冰点。

纳兰歆再也忍不住,率先开了口,道:“你……的……手……怎么样了?”

“没事!一点小伤,习武之人,磕磕碰碰,见怪不怪!”风雪衣抬起包扎的右手道。

实际上,风雪衣左右手上都缠绕着绷带。

这也是风雪衣自习武以来,最狼狈的一次。

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会被一个女人伤了双手,还是这么地心甘情愿。

见风雪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纳兰歆急道:“你知不知道,我…差一点,就…差一点就杀了你!”

瞧着纳兰歆那副着急的样子,风雪衣明白他在纳兰歆的心中还是有些分量的。

风雪衣发自内心地笑了笑,道:“你还是收住了手,不忍心杀我的,不是吗?”

风雪衣难得一笑,他只会对纳兰歆笑。

“真是个傻子,竟然会对要杀你之人笑。”纳兰歆气得别过头,不去看风雪衣。

这天下竟然真的有傻子,都快要被杀死了,还会对要杀他的人发出这么天真的笑。

傻子,真是傻子!

其他的,被束缚着,她也做不了。

“还有一天,你体内的绮罗草毒素才会被清除干净。你好好歇着,从现在起,我会寸步不离地盯着你。”风雪衣收起笑脸,冷冷地道。

真是善变,笑脸和冷漠,无缝隙地切换。

纳兰歆闭目,想要睡,可是怎么也睡不着。

手脚被床上延伸出来的四根铁链束缚着,呈现“大”字型。在床上躺久了,全身腰酸背痛的,哪都不畅快!

风雪衣也不介意,在屋内最旁边的一方小塌上,运功打坐。

还没有半柱香的时间,床上的纳兰歆就嚷着要解手。

风雪衣被炒得不耐烦,走到纳兰歆的身边道:“你怎么这么多事?”

rz34.com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