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7章、拜师为徒(十五)(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她的左胳膊后面有一道又长又深的伤口,再深一点点,就可见骨。

只是在绮罗草的作用下,她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没有发觉而已。

血,顺着胳膊蜿蜒直下,顺着指尖滴落,滴答、滴答、滴答,滑落到地上,和地面上的尘土混合在一起了。

周遭一片寂静,寂静得有些可怕,甚至连虫鸣声也没有,静得连血落地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纳兰歆抬起头,不可思议地望向风雪衣,他……

他竟然又出手伤了……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一肤一肌,难能可贵!

尤其是女子,视身体肌肤如生命一般贵重,身体受不得有任何的伤痕!

风雪衣,他竟然这么狠心!

纳兰歆被打了一百鞭的鞭刑,她并不记恨宗主。因为那鞭刑是每个被无相神宗俘虏之人都会受的,无一例外。

虽然,受完刑后满身伤痕遍布,但之后宗主并没有用任何手段在纳兰歆的肌肤上落下更多的伤痕。

但风雪衣……

望着眼前这个和“世炎公子”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纳兰歆又恨又有点“爱”:因为有时纳兰歆真的把风雪衣当作“世炎公子”,把他当作对“世炎公子”思念的寄托。

纳兰歆知道这对风雪衣很不公平,但情到深处,不得已而为之。

纳兰歆的眼眶发红,泪珠从眼眶中滑落出来,沿着脸颊滴落下来。

看着纳兰歆的样子,风雪衣有点不知所措,他真的不是有意要伤她的。

他一脸无助,像是个犯错误的小孩一般。

他的脚步刚挪动,纳兰歆就连忙后退几步,带着深深的恨意盯着风雪衣,十分地警惕,她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是不是继续伤害她?

但,他的内心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她的!

只是想到纳兰歆不惜用药物伤害自己,以换取比试的取胜机会,这才是真正惹恼风雪衣的原因。

在愤怒的刺激下,风雪衣才会使出“斩字诀”伤了纳兰歆。

风雪衣还是低估了“斩字诀”的威力,他以为只要他不用内力,最多轻微划伤纳兰歆,却不知道会在她手臂上留下这么大的伤口。

纳兰歆的左手和右手,风雪衣都伤了,那可真正伤了纳兰歆的心。

伤在表皮,创在心!

“姑娘!”

婢女叫了一声,她想要冲上去检查墨彤(纳兰歆)手臂上的伤,可被一旁的家丁拉住了。

家丁对婢女直摇头,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这种情况,谁上去,谁倒霉,搞不好成了那“冰佛”的刀下亡魂了。

木刀,同样也可以杀人,就看是在谁的手中使用了!

“我…我…不是…有意的…”风雪衣急忙支支吾吾地道歉。

可是,为时已晚!

纳兰歆扔掉手中的木刀,她转动着右掌,催动着体内所有的内力,把体内真气全部都集中在右掌之上。

右掌的四周立马漂浮着许许多多的水珠,水珠急剧凝结成冰晶,进而化成一把冰刃,或者说冰剑更为准确!

化冰为刃,徒手成刃,那是“寒冰诀”!

有冰剑在手,纳兰歆使出了破云剑法的剑招!

既然风雪衣无情,那么就不要怪纳兰歆不记风雪衣往日的恩情!

“唰、唰、唰!”

冰剑,在纳兰歆的手中灵活地挥舞着。

破云剑法的剑招凌厉,快速,风雪衣急忙躲闪,以手中的木刀应对。

纳兰歆知道体内的绮罗草药效支撑不了多久,她就得用最短的时间取胜,机会只有一次。

所以,她在破云剑法的剑招之中融入了些扶桑刀法出招的路数,又快又狠!

许久没有使用过破云剑法的剑招了,但纳兰歆并不生疏。

剑招,一招一式,早已和纳兰歆融为一体。

纳兰歆年纪轻轻,但已练就破云剑法的最后一层。

作为父亲的纳兰署也望尘莫及,在纳兰歆同样的年纪,纳兰署也就练到破云剑法的倒数第三层而已。

不知纳兰歆是武学奇才,还是她体内的紫羽令魂在发挥着作用,她学什么东西都比常人快非常多。

面对从未见过的剑招,风雪衣沉着应对,小心翼翼,他不想再次伤了纳兰歆。

如果再伤了她,那她心中对他可能永远就只有恨意了。

风雪衣之所以有点熟悉破云剑法,那是他从小的记忆里,师父东泽一斩的描述。

一遍又一遍的描述,使得此剑招在风雪衣的脑海中留下深深的印记。

小时候的风雪衣还不懂为何师父如此惧怕破云剑法,今日有幸得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但有时这剑招有点奇怪,有时像破云剑法,有时又夹杂着些许扶桑刀法的身影,有点四不像的样子,可威力丝毫没有减弱。

“原来,墨彤姑娘的剑法这么厉害!”一位家丁忍不住发出感叹!

“你才知道啊!虽然她没有内力,但不代表她以前没有武功,内力没有了,武功招式还在。左使坐下嫡传二弟子,怎么说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况且,宗主精心挑选这么多一等一的黑衣使者,就为了看守她一人。不是一个有能力的人,配得上那么多人看守吗?你说是不是?”

“谁说不是,就是这个理!”

“是这个理!”一旁的家丁们在不住地点头赞同。

纳兰歆在专心应战,无暇顾及那些闲言碎语。

冰剑与木刀的碰撞,声音悦耳。

冰剑快速划过木刀的表面,由于速度飞快,竟然划出些许的火星出来,散发出淡淡的烧焦味,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

风雪衣后退几步,飞身上空,他用力挥舞刀刃,一股无形之刃飞出,在纳兰歆脚下前的几步落地,地面裂了一大缝隙,阻止纳兰歆的前进,阻止她下一步的出招。

纳兰歆的剑法太过诡异,想要在不伤害她的情况下,又有能力跟纳兰歆在招式上打出平手,这给风雪衣出了一道大大的难题。

他,必须要有喘息的机会,思考下一步的出招。

纳兰歆已经杀疯了,她绝对不会给风雪衣这样的机会。

rz34.com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