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6章、恢复锻炼(二)(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好的,先生。你放心。对了,先生,我还有……”

神医知道纳兰歆再开口,准没有什么好事情,赶紧阻拦,道:“丫头,你别再开口了。我有事要先走。”

纳兰歆一急,一把拽住神医的手臂道:“先生,先别走,我就再问你一件事情就行。”

“就只问问而已?”

“是的。”纳兰歆不住地点头保证。

“就有没有什么办法帮我清楚体内的‘冰凤之血’,每日我都受寒毒的折磨。虽然靠宗主给的口诀缓解痛苦,可这并不是长久之计。我不想一辈子都受它的折磨!”

神医挣脱纳兰歆的束缚,边柔自己的手臂,边道:“‘冰凤之血’无解,冰凤是神兽,它的血液本就是上天赐予之物。能获得‘冰凤之血’,也算是三生有幸。”

“这个三生有幸,我还不想要呢!”纳兰歆撇着嘴道。

神医都不知道纳兰歆每日要承受寒毒折磨的多大痛苦,有时寒毒发作之时,纳兰歆觉得体内有千百只千万只蚂蚁在撕咬她的身体。

有时,纳兰歆疼得只能在地上打滚,整夜都无法入睡。

当然,每次寒毒折磨过后,纳兰歆觉得体内的那股真气在慢慢地积累。

现在的她,随手一挥,在掌中能够凝结出能多的冰,也能控制得越来越自如。

“丫头,你听我一句劝。以前你爹教你的内功心法,切莫再修炼。以前你的内功心法属于至阳,现在你体内的‘冰凤之血’是至阴的。两者相生相克,如果你再行修炼以前的功夫,那你的血肉之躯承受不住至阳与至阴的相生相克,会经脉暴烈而亡。”

“那我以前的剑招岂不……”

“那也未必,只要你能够用现在的至阴真气融入你以前的剑招,那还是很有杀伤力的。不过,我知道你的破云剑法还是要靠纳兰家的独门内功心法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但丫头,在石室之时,你一点内力也没有不是也能够重伤墨凝,让她闭关养伤了好久。你不要跟我说,你已经忘记了这回事。”

是啊!

在石室之时,纳兰歆靠着静心阁内的壁画上的招式的确重创过墨凝,她为了这件事情内疚了好久。

至今,石室的石壁之上还残留着当日激战过后的道道剑痕。

好在墨凝并不因为这件事情责怪过纳兰歆,还像以前一样对纳兰歆照顾有佳。

静心阁壁上的剑招本就狠辣、凌厉,要是完全练会,运用自如,那也是可以独步武林一方。

不过,壁上的剑招过于邪门,修炼者很容易走火入魔,大开杀戒,伤及无辜,不受自己的控制。

(这些剑招是当年紫羽令现,纳兰署使出的剑招,有幸一名重伤未死的士兵掏出身上的小本,画下来的。纳兰署本想把这些剑招给烧毁,但后来想了想,澹台赤未死,云顶国入侵的想法并未完全消失。或许,有一天,这些剑招会有用武之地。正如,人有善恶之分。成佛或成魔,就看个人的选择。)

“不过,丫头,你也别担心。有一天等你完全练会宗主传给你的压制‘冰凤之血’的功法后,你就不会受体内寒毒的折磨了。”

那要多久,一门武功的修炼,不仅要靠勤奋,而且要靠天赋,靠机缘。

有的人,一辈子也没有办法完完整整修炼完一门武功。

难道我要终身受寒毒的折磨,而不得解脱吗?

神医趁纳兰歆不注意的时候,背着药箱溜到了门外,撒腿就跑了。

这神医,还是这么地滑头,明哲保身!

纳兰歆伸出右手,凝神静气,她的右掌上方慢慢凝结出些许的水珠,尔后凝结成一根冰针。

纳兰歆随手一挥,冰针飞出窗外,射在一棵小树的枝干上。

树的枝干颤抖了几下,掉落了几片树叶。

果然,养伤的这些时日,纳兰歆体内的真气肉眼可见的增长许多,那离开无相神宗就指日可待了!

只是离开无相神宗后,体内的寒毒发作之时,要如何克制,这是个大问题。

因为现在宗主给的口诀有限,只能暂时压制住体内的寒毒。

等体内的那股真气越来越强大之时,寒毒发作时的次数和痛苦也会随之增加。

要是没有后续的口诀,纳兰歆不知道自己能否撑得住。

算了,还是走一步看一步。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要是老天爷要如此,我又能够如何奈之!

接下来,每日纳兰歆都早早地起床,不再睡到太阳晒到屁股才起。

她简单洗漱用完早膳后,就会拿出神医留给她的银针布夹。

拿出银针,按照小木头人上手臂扎在的位置,为自己的右手臂扎针治疗。

本来像银针这样的东西就不应该出现在纳兰歆的房中,但最近纳兰歆表现得十分地乖巧,婢女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扎完针后,纳兰歆会到射箭的场所练习一个时辰的射箭,每日都雷打不动。

有一次,纳兰歆瞧见远处的风雪衣,她觉得他碍眼,把手中的箭对准了风雪衣所在的位置。

一旁的婢女急得,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还好,纳兰歆笑了笑,对风雪衣做了个鬼脸,把箭射向了靶心。

虽说所有的箭都是特制的,每个箭都没有金属箭头,不惧杀伤力。

但墨彤(纳兰歆)的挑衅姿态,把所有人都干着急了。

边上的风雪衣一脸淡定,见怪不怪,他知道纳兰歆不会把手中的箭射向他。

风雪衣有时也会出现在射箭场所的很远之处,他默默地观看着,也不出声。

有时候,风雪衣来一会儿就走了。

纳兰歆瞧见了,也当做没有看见,继续射自己的箭。

这样的日子,也持续了一阶段,不过并没有人认为这样有什么不好,大家都乐得自在。

有一天,纳兰歆练完射箭后,她转头问向婢女道:“能不能帮我找一把木质的剑,剑鞘也要。木剑的重量要和平常的剑重量一模一样。”

“这……”婢女露出为难之色。

墨彤姑娘,你又想干什么?

rz34.com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