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9章、救人(一)(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我叫你去就去,你还啰嗦什么!”风雪衣发怒道。

“是,是,是!我这就去喊神医,还请右使大人不要发怒!”

婢女着实被吓坏了,风雪衣眼中的怒火简直要吃人一般。

婢女在心中埋怨:要不是你非要惩罚墨彤,她怎会如此?

婢女飞一般跑出了房屋,一路朝神医的住所跑去,她一刻也不敢耽搁。

婢女离开没多久,纳兰歆的脸越来越红,像枣红色一般,现在连她的整个身体都在发烫。

这样子下去,不是办法,纳兰歆的命会烧没的。

风雪衣站在一旁,面色凝重。

纳兰歆躺在床上,昏迷着,说着人都听不懂的胡话。

风雪衣倒了杯水,他扶起纳兰歆,把她依靠在自己的身上,喂她水喝。

可水怎么也喂不进去,灌下去了,又从嘴边滑了出来。

当风雪衣用手擦拭纳兰歆嘴角的水时,他都能够感觉得到手的炙热感。

不行,纳兰歆,你一定要撑住。

你想要自由,你还没有逃出无相神宗,,你不能就这样死了。

不能,我决不允许!

风雪衣一口饮掉杯中剩余的水,然后俯下身,嘴对嘴,把水喂进纳兰歆的嘴巴里。

当风雪衣的嘴唇触碰到纳兰歆嘴唇的那一刻起,那绵柔之感,是风雪衣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他的眼睛在不住地放大,他的嘴角在收缩。

他的心在不住地加快跳动,“扑通、扑通、扑通”,十分亮耳。

一股炽热之感,流满全身。

他的耳根,他的脖子都是通红的。

有那么一刻,风雪衣的整个人都是僵化的,甚至就连他的下身都有了反应。

水,进入纳兰歆的口腔,她的喉咙有了吞咽的动作。

风雪衣看到了希望,他腾出另一只手,手掌一缩,桌面上的水壶立刻飞到风雪衣的手里。

风雪衣用刚才同样的动作,喂了纳兰歆许多水。

许久,纳兰歆虚弱地睁开了眼睛,道了句:“你……世炎……”

“你醒了?”风雪衣看着怀中的纳兰歆,欣喜道。

不过,纳兰歆并没有回答,又昏了过去。

“你总是念叨着你的‘世炎公子’,他在你有危难之时,何曾出现过?丫头,你的命是我的。我命令你,不准死。为了救你,我把自己的初吻都给了你,这是你欠我的。如果你敢死,就算到了阴曹地府,我也要把这笔账给讨回来。”

风雪衣身下的骄傲还久久地挺拔着,他不知道为何偏偏对纳兰歆会有这样的想法。

虽然他混迹江湖,但他不能有这样不堪的想法。

为了练成无情之刀,他的童子之身绝对不能破,绝对不嫩!

吸气、吐气!

不一会儿,风雪衣恢复了理智。

风雪衣用手贴了纳兰歆的脸颊,喂过水后,她的脸不再像刚才那样烫得惊人,稍微好转一点,但纳兰歆依旧说着令人听不懂的胡话。

再这样烧下去,即使纳兰歆能够救活,脑袋也会烧坏的。

“寒光”!风雪衣喊道。

原本“寒光”摆放在风雪衣的房中的刀架上,听到风雪衣的召唤,它飞身出来,出现在风雪衣的面前。

风雪衣把纳兰歆放躺在床上,他快速地抽出“寒光”,一抹白色的光芒闪现在眼前。

虽说“寒光”出鞘,必有人亡。

但这一次,是为了救人。

“去吧!”

“寒光”飞身到纳兰歆的床上,在纳兰歆的上方悬浮着,慢慢地悬转着,“寒光”的刀刃发出阵阵的寒气。

寒气像长了眼神似的,飞身到纳兰歆的身体里。

“寒光”本就是用冰凤的羽毛与玄铁打造而成的,它自带寒意。

纳兰歆又饮了“冰凤之血”,所以,“寒光”对她也是有感应的。

“寒光”散发出来的寒意,源源不断地流入纳兰歆的体内。

纳兰歆有了反应,她的嘴角动了一下,就连她的手指头也动了动。

她的脸虽然还很红,但不再是刚才枣红色那般红。

“右使,我把神医带来了。”婢女拉着神医,一股脑地冲进了屋子。

“右……”

婢女刚要开口,却被神医阻止了,神医知道风雪衣在用自己的办法在救纳兰歆。

“不是,他…他…他…”

婢女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她瞧见一把刀悬在墨彤身体的上方,她以为风雪衣要杀了墨彤。

这可怎么好呢?

婢女急坏了,墨彤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自己也会没命的。

神医站着,倒像似没事人,因为一切都与他无关。

不管了,墨彤可不能死。

为了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婢女冲了上去,刚走没有几步就被神医一把拉了回来。

神医是男子,有的可是手劲。

婢女像一只小鸡仔似的,被神医拽在手里,动弹不得。

神医对婢女作了一个闭嘴的手势,轻声地道:“他在救人,不要出声!”

婢女似懂非懂地用力点了点头,然后双眼盯着风雪衣,一刻也不敢眨眼。

她不确定神医所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她怕一眨眼,墨彤就脑袋搬家了。

毕竟,“寒光”一出,一定会有人丧命在它的刀下。

但这一次是例外,它救了纳兰歆,它散发出的寒气使纳兰歆高热的体温降下了不少。

“寒光,回!”

“寒光”,“咻”的一声,它飞回了自己的刀鞘。

在婢女与神医进入房内的那一刹那,风雪衣就有所察觉。

不过,此时的他正为纳兰歆所担忧,就顾不上其他。

风雪衣把“寒光”依靠在桌子的边缘上,他转身对神医客气道:“大半夜麻烦神医来一趟,风某实在抱歉。不过,墨彤高烧不退,实在没有办法,才让人请神医来一趟。”

神医听了,摇了摇头,他背着药箱,朝墨彤的方向走去。

神医的两个手指搭在墨彤的脉搏之上,把了一下脉,面色凝重,转头对风雪衣,道:“你早知现在,当初为何又要折磨她。她身体是怎样的状况,你这看管者难道会不知情吗?”

神医的话,把风雪衣怼得哑口无言。

在来的路上,婢女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神医。

rz34.com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