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东风的到来(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纳兰歆迅速擦干自己身上的水渍,把自己是衣裳和婢女的衣裳对换,她拿出最后一块“面团”,压扁,摊开,覆盖在婢女的脸上,制作出一副和婢女容貌一模一样的人皮面具。

纳兰歆把人皮面具贴在自己的脸上,然后走到浴桶边,利用里面的水形成的“镜面”,看看自己的新面孔是否合适,是否会露出破绽?

等调整到自己满意的状态后,纳兰歆把自己早已准备好的人皮面具贴到婢女的脸上,把婢女安置到床上,把镣铐锁在婢女的手脚上并帮她盖好被子。

这一切的一切,外人看起来都像纳兰歆已经熟睡的样子。

事毕,纳兰歆走到石门面前,扯着嗓子,低声道:“开门!”

石室的大门又一次地开启,纳兰歆继续扯着嗓子,道:“纳兰歆已经沐浴完毕,你们看,她已经睡着了。快把这些东西都搬出去,晚膳的食盒拿进来就行,明天早上我再来收拾用过的餐具。大家的动作都轻一点、慢一点。”

“是。”

“矣,你的声音怎么回事?好像和刚才有点不一样?”

“没什么,就嗓子有点疼,可能最近太忙、太上火了。赶紧的,扯一些不相关的事情干事么!”

那名疑惑的黑衣使者看看婢女,再看看床上睡熟的纳兰歆。

她们,人还是原本的人,不过婢女的声音有些不一样,但又有些熟悉。

怪怪的,感觉有点不妥,可是又说不上来,黑衣使者只好作罢。

之前纳兰歆遭受重创,精力不济,时常需要卧床休息,睡觉的时间和常人不一样,在看守纳兰歆的黑衣使者眼中早就见怪不怪了。

况且,一个囚犯,不是吃就是睡,她还能干些什么呢!

几名黑衣使者进入石室,把浴桶和屏风都抬出石室,最后把今晚的膳食摆在石桌上,然后所有的人都出去了,一切都是这样的顺利!

纳兰歆扮成婢女的样子出了石室,她来到离石室不远之处的草坪,这是她上一次来过的地方,也是她在无相神宗内唯一熟悉的路径,之后的路,她不知道怎么走,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因为在这里,她就是一个睁眼瞎,无头乱窜的苍蝇。

正值夏季,虽已到晚膳的时辰,但天色还未盖上黑色的帷布,还是很光亮。必须趁现在赶紧远离此处,省得被抓回去,省得夜长梦多!

纳兰歆走着走着,她走了很久,她碰到了一些人,但她的眼睛始终不敢与他们对视,害怕露出破绽。

正当纳兰歆低着头走的时候,“砰”的一声,她和一个陌生人撞了个满怀。

“你走路会不会长眼睛啊?”纳兰歆生气道。

“这句话应该由我问你才是?”一个男子的声音。

“你!”

纳兰歆抬头一看,是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他高高的,瘦瘦的,手里握着一柄又细又长的刀,他的手指修长。

不,那不能算瘦,只不过因为常年练武的原因,身上的肌肉非常结实,从外表上看瘦而已。

但那男子的脸上遮着半块面具,那面具斜遮着男子的左边脸,让人看不清他那真实的面容。

纳兰歆不敢继续打量,她心虚,快速离开是避免暴露的最好的办法。

其实那男子就是风雪衣,自从那天竹林里的事情发生后,他就一直戴着一个面具,他想把自己封闭起来,不再让那个女子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从而扰乱自己的心绪,影响自己出刀的速度。

要做天下第一刀客,心中不能有情,更不能有爱。

纳兰歆在心里嘀咕道:还真是倒霉,刚逃出来没多久就碰到此怪人。无相神宗里的人还真是怪,不是爱戴着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就是爱穿黑色的衣服,一点生气、一点人世间的烟火气也没有。

“你在此慌慌张张地做什么?”风雪衣道。

必须尽快摆脱这个瘟神,这个讨厌鬼。

为了不让人发现破绽,纳兰歆赶紧低头道歉:“对不起,是我莽撞了。”

纳兰歆说完这句话,赶紧转身掉头就要离开,但她的右手腕好像被人握住了,动弹不得。

风雪衣不容分说,一把死死地抓住纳兰歆的手腕,稍微轻轻一扭。

他一惊,他探到眼前的此人竟然没有一点内力。

因为风雪衣深知每个在无相神宗里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武功,一点内力全无的人几乎没有。

没有武功之人,在无相神宗是无法生存下去的。

无相神宗内,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强者为王。

除非身在安乐村里的人,但安乐村的人是不会来此处的。

还有更为重要的一点是风雪衣在无相神宗内有一个右使的头衔,宗内的人无人不知。

宗内的人,碰见风雪衣,都会尊称风雪衣一声“右使”,不会什么也不说。

除非那人不是宗内人士,她不认识风雪衣,不知道他右使的身份。

至于风雪衣右使身份的来历,是多少宗内人士梦寐以求的,不用争不要抢,只靠他有一个好师傅。

当初风雪衣的师傅答应留在无相神宗帮助宗主训练黑衣使者,宗主为了表示感激之情就把右使的头衔给了风雪衣。

虽然风雪衣不管无相神宗的大小事务事情,空有虚名,但无相神宗内的所有人都知道他右使的身份,加之这些年风雪衣总是一副面无表情、冷酷无情、不苟言笑的样子,无相神宗内的人对他总是敬而远之,能不打招呼就尽量不打招呼,更不用说往他身上撞了,那不是找死吗!

那一切都能够解释得通了,只有一个可能,眼前的此人一定不认识他。

有可能是……

有可能是他脑海之所想之人,那个不顾生死,硬闯苍穹山的奇女子。

“松开,你松开,我的手腕快被你扭断了。”纳兰歆面露难色,求饶道。

风雪衣这才发觉,他松开了手,他也觉得自己有点失礼了。

正当纳兰歆做好身份暴露的准备之时,风雪衣手一伸,修长又有点黝黑的手指一指,开口,道:“往那个方向直走,向左拐再直走再向右拐就是膳食房的所在地,那里正缺少人手,你去那边帮忙吧!别再毛毛躁躁的,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rz34.com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