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5喜结良缘(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自训练场风波之后,卫麟公也开始主动跟姜灵儿搭话了,以前都是和弟兄们一起打猎、踏青,现在都要带上姜灵儿一起了。

时间过的很快,一晃三年过去了,现在的卫麟公已经二十岁了,姜灵儿十八岁,两人的关系早已亲密无间。

姜灵儿机灵可爱,很讨人喜欢,就连卫继冶都很满意这个姑娘,私底下早就把她当做儿媳看待。

卫麟公也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场仗,身为名将后人,打仗是不可避免的,他要追随父亲和兄长北上平岭军。

梁朝时期,华国四面皆敌,北方的大岭国更是三番两次在边界进行骚 扰,所以卫家军最主要的敌人也是他们。

出发的前一天,卫麟公和姜灵儿两人在城外凉亭中,依偎在一起,久久不语,因为打仗这事说不准要打多久,可能数月,可能是数年,这代表着他们要分开很久。

“我跟我爹说了,这是我第一次上战场,若凯旋归来,他就会亲自带人上你家提亲!”卫麟公率先打破沉默。

姜灵儿小脸微微一红:“讨厌,谁说我同意跟你成亲了,万一你一去就是数十年,那我岂不是变成老太婆了。”

卫麟公自信一笑:“你这是不相信我啊!我们卫家打仗,从来都是胜仗,而且都是速战速决的,因为我母亲还在等我父亲凯旋!”

说是这么说,可毕竟是生死攸关的事,看上去的胜仗哪有没死人的?姜灵儿岂能不担心?她取下脖子上的梦忆石交由卫麟公的手中,说道:

“这块石头能祛邪避凶,你带在身上,或许能保你平安。”

也就是此刻开始,辰逸脑海里的视角从姜灵儿的身上转移到了卫麟公的身上。

第二日一早,天麟府门口。

卫继冶带着四个儿子,身后跟着一大群卫家军,浩浩荡荡的出发,街道上有无数围观的百姓送行,可见卫家在百姓们的心中,声望是何等的高。

姜灵儿也在人群之中,她满眼不舍,那个自己一直爱慕的男子,要去干一番大事业,要成为英雄之后,风风光光的来迎娶自己。

卫麟公随着父亲一路征战北上,堪战伏狮坡,平定西原城,杀的岭人无不胆寒心惊,到后来,岭国的军队一听到对手是卫家军,士气都要落下半截。

短短一年时间,岭国之间就有流传这样的传说,卫家四子,各个堪比武神下凡,英勇善战,只要四子齐出,同等数量下的军队必然会被击溃。

也只是用了一年的时间,卫家军们杀的岭国弃甲而逃,愣是不敢越界。

这样的捷报早就有人传回梁京天麟府,卫家军凯旋的那天,卫家女眷全都盛装出行,候在城门口,各个伸长脖颈,翘首以盼。

城内,百姓们张灯结彩,敲锣打鼓,腾出一条道路供军队行走无阻,这些被岭国视为眼中钉的卫家军,在梁京百姓们的眼中是护国英雄,是大梁的保护神!

卫麟公跟在自己父亲和兄长的身后进入梁京,眼神不断的在百姓之中来回扫动,却始终没有见到那一抹倩影,心中隐隐不安。

一处幽静的桃花林,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在执笔习字,若是此时有人凑近一瞧,便会发现那张写的密密麻麻的白纸上面只有三个字,正是卫家四郎的名字,卫麟公。

“小姐,小姐!”林外,一个家仆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纸张刚好被写满,姜灵儿眉头一皱:“如此慌忙,成何体统。”

“天麟府卫家军凯旋归来,全城的百姓都在大街上迎接,特别热闹!”家仆杵着膝盖,气喘吁吁的说道。

听闻此话,姜灵儿丢下毛笔,直径跑了出去,这动作,比刚刚家仆还要快些,哪还有那股大小姐风轻云淡的模样啊。

姜灵儿一路跑至天麟府门口,正巧看到卫家军队过来。

她美目波动,亦如星辰流转,这是久别重逢的喜悦,她看到了那个自己整日朝思暮想的男人,比起之前的秀气,他成长了许多,此时的他棱角分明,给人一种刚毅的感觉。

卫麟公也注意到了在天麟府门口等候的姜灵儿,顿时,之前的不安感全部被抛到九霄云外,在他心中,所有百姓的欢呼声都不及她展颜一笑。

三日后,卫继冶带着卫麟公亲自上门提亲,毕竟郎有情,妾有意,加上双方父母都有结交之意,过程无比顺利。

与此同时,宫廷派人带来贺礼,当今天子亲自册封卫继冶为无敌将军,卫家提名为忠烈世家,可谓是双喜临门。

这回的无敌将军可不是百姓之间流传的绰号,而是宫廷亲自册封的,是一个名正言顺的官职。

婚后二人相敬如宾,生活和睦,不过卫家始终是名将之家,出门打仗是常有的事,有时候一去便是数月,就连他们儿子的出生,卫麟公都还在战场上厮杀。

姜灵儿倒是并未责怪自己的丈夫,在她心里,男儿郎终究是要闯出一番名堂的,尤其是将门之家。

如果卫麟公顶着无敌将军儿子的名头,不上战场,整日围着妻儿打转,那姜灵儿自己也会看不起他。

姜灵儿把儿子取名为念君,一个寄予无尽思念的名字。

又隔五年,明日就是小念君五岁生辰,在此之前,小念君每次的生辰卫麟公都不在,正好今年相对太平,打算给他补上一个隆重的生辰。

中午的时候,卫麟公去裁缝铺订做了一件小红衣,准备明天给小念君亲自穿上。

可是往往一件事情你越期待,它就越会让你失望。

当天晚上,一个浑身浴血的士兵前来报告,自己的两位兄长,卫麟子和卫麟伯被岭军击溃,幽迟城被夺,现在困在百花谷,若没有援军,他们可能撑不过五日。

卫麟公听到这么消息“蹭”的一下,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怎么可能,我大哥二哥手里,都是卫家军的精英老将,他们身经百战,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击倒?”

士兵声泪俱下:“如实正面交锋的话,他们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可是我们大梁军中有奸细,他们和岭军联合起来,里应外合,夺走了幽迟城。”

幽迟城,是目前卫麟子和卫麟伯一起驻守的城池,除了他们两个,还有一个曾担任汤帅将军的副将,陈奎。

此城就处在岭国与大梁的交界处,要是被攻破,后果不敢设想。

“奸细!!!”卫麟公咬牙切齿。

士兵继续说道:“对,陈奎通敌,还调走了大量士兵,不然我们绝不可能丢失幽迟城。”

卫麟公在大厅之中渡步,然后问道:

“既然大军都被困在百花谷之中,你又是如何逃出来的?”

说到这里,士兵满脸苦涩:“我是在卫家军的兄弟们撤入百花谷之前,从小路赶来求援的。”

卫麟公思索了一阵,父亲目前在宫廷之内商讨要事,短时间内回不来,三哥卫麟爵在西北面御敌,眼下能有话语权的只有自己,看来小念君的生辰自己又顾不上了。

想到自己两位兄长可能撑不住五日,卫麟公走出房门喊道:

“来人,取战袍!备马!”

rz34.com↑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