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1血色婚礼(四)(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说完之后,范野一脸殷勤的看着辰逸,还不忘问了一句:“我说的可好?”

辰逸顺势点头接话:“可以,记住了,公孙将军是我桃花寨永远的恩人。”

厉鬼害人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到处吸食人类,无恶不作,这种厉鬼可能要等到婚宴当日把它揪出来。

还有一种是蓄谋已久的寻仇,如果是寻仇的话,那它可能早已混迹在人群之中,伺机而动。

这种情况,陶家和公孙将军的仇人都有可能是厉鬼,比如洛桃花。

再去找其它人打听打听陶家这几年有没有跟人结怨吧。辰逸打定注意,便跟范野说道:“你帮我跟寨子里的人传个话,就说三日后计划取消,我跟陶县令冰释前嫌了。”

范野领命离去,辰逸思考了一下,打算去大街上转转,看看琼嘉县的百姓都知道些什么。

辰逸穿过两位陶家公子的别院,来到大门口,正瞧见两个女子举着糖人在嬉闹,其中一个没注意到辰逸,直接朝他那大块头撞了上去,三个糖人直接掉落在地。

辰逸本能的想避开,但是看到后面的水泥地,还是选择将她接了下来。

“大胆,哪来的山野蛮夫,敢轻薄陶家小姐,活腻了是吧?”另一个丫鬟似的女子见自家小姐和眼前这个黑大汉亲密接触,连忙喝止道。

辰逸看了看怀中女子,她的眉宇间有三分于那陶然相似,长相颇为清秀。

陶小姐推开辰逸,看样子她有被这个大眼睛大胡子的山寨老大吓到,随后稳了稳身子,对丫鬟训斥道:“小兰,不得无礼,这位是桃花寨的寨主黑旋风,这几日来给哥哥庆贺的。”

这位名叫小兰的丫鬟得知辰逸的身份后,连连鞠躬道歉,搞得辰逸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大胡子,难道我有这么可怕?

为了表现自己是善意的,辰逸主动俯身帮陶小姐去捡掉落的糖人。

这三个糖人做的惟妙惟肖,辰逸内心感叹这古代民间的手艺人还挺厉害的。

辰逸把糖人递给陶小姐,然后问道:“这糖人是按照你和你两个哥哥的样子做的吧?做的活灵活现的,就是把你做的成熟了点。”

辰逸本来想说其中一个女孩子的糖人,胸部做大了,但是想想,还是改口了。

说起糖人,陶小姐立马变回一副孩童模样,她琼鼻一皱,得意的说道:“这三个糖人是街头的糖人伯伯按照我描述的做起来的,其中两个是我的思远哥哥和思齐哥哥,还有一个是方怡姐姐!”

“诶,方怡姐姐是谁?”辰逸问道。

陶县令育有两儿一女,大儿子是陶思远,二儿子陶思齐,还有一个小女儿,正是眼前的陶思雨,整个县城的人都知道,那她口中的方怡姐姐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陶思雨扬起小下巴,如同一只骄傲的百灵鸟,她对辰逸说道:“方怡姐姐是县里唯一的教书先生的女儿,她跟我思远哥哥很要好,记得我还小的时候,她就经常给我带糖人呢!”

看陶思雨提到方怡这个名字,一脸骄傲的模样,想来应该是一位很优秀的女子,辰逸继续问道:“那她人呢,她跟你们这么要好,你哥哥要结婚了,她怎么不来呀?”

“方怡姐姐在两年前就随她父亲去了承安,之后我们便断了联系。”说完,陶思雨眼神黯淡了下来,她似乎很喜欢这个叫方怡的姐姐。

在古代,两人一旦分开,便很难再次相遇了,何况承安城在天子脚下,而琼嘉县不过是南方一处一隅之地,双方若是没有互相约定好,恐怕是这辈子再难相见了。

辰逸看陶思雨情绪有些低落,便想安慰她一下,只是,话还没讲出口,陶府大门突然被撞开,打断了辰逸的思路。

只见两个身强力壮的汉子,抬着一个担架闯了进来。两个汉子放下担架后,便对下人喊道:“快通知县令老爷,发生凶杀案了。”

守门的下人一听有案子,急急忙忙的跑进去通知陶然,而辰逸,立即把安慰陶思雨的事丢在了脑后,一脸好奇的看着担架上的尸体。

那尸体一身布衣打扮,身上还挂着剑鞘,想来应该是江湖中人。

此时,他身上飞满蝇虫,腐烂的气息扑鼻而来,看起来死了有一段时间了,他身上的致命伤的脖子上面的殷红的划痕,深入喉咙。

“啊!”

陶思雨见不得这种场景,捂着鼻子跑开,丫鬟小兰立即跟上。

没过多久,陶然便从府内赶来,他身后还跟着刚刚那个去报告的大汉和一个小老头。

“怎么会是他?”陶然见到死者,低声呢喃道。

辰逸耳尖,瞬间捕捉到陶然说的这句话,如果是平时,县令和被害人认识这很正常,县令要管辖一个县城,人脉自然广阔,但是辰逸是知道三日后是什么状况的,要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会考虑会不会是厉鬼作祟。

陶然身后的小老头是本县的仵作,他上去简单的查看了一下尸体,然后说道:“身上有多处撞伤,死前应该跟人搏斗过,致命伤的脖子上面的划痕,为利器所致,死亡时间应该在昨日下午。”

陶然听完挥了挥手说道:“罢了,你把尸体带回去深入调查一番,三日后我儿完婚,到那时你再来跟我说明详情。”

陶然认为儿子大婚之前出现这档子事,实属晦气,大有一副不想管事的样子。

此时,站在一边看热闹的辰逸开口问道:“这样是否不妥,三日之后,这凶手指不定跑到哪里去逍遥了,到那时,即便是知道凶手是谁,想抓住他简直比登天还难。”

“黑当家的,你何时变得如此热血心肠了?”

陶然笑眯眯的来到辰逸身边,又小声的说道:“现在公孙将军的计划最为重要,不能发生任何变故,希望黑当家的注意自己的言行。”

辰逸丝毫眼中闪过一道寒芒,毫不客气的回怼道:“你在教我做事?”

之前的事冰释前嫌了不假,那是辰逸化解了陶然和黑旋风的矛盾,而不是陶然与自己的矛盾,现在这具躯体由自己主导,他自然不想听命于人,除非陶然能帮自己找出厉鬼的线索。

“哼!莫要仗着公孙将军罩着你,你便可以胡作非为,公孙将军脾性我还是了解的,坏了他的大事,就算你是他亲手足也得砍断一只,黑当家的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陶然瞪了辰逸一眼,然后一甩袖袍,大步离去。

一旁的仵作在陶然走后,吩咐两个大汉把尸体抬走,也佝偻着身子离去,一瞬间,刚刚还热闹无比的陶府大门,只剩下辰逸一人。

rz34.com↑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