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8血色婚礼(一)(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辰逸走到三楼,正瞧见一只白色的幽灵手里拿着一个东西,徘徊在自己房间的门口,走廊的灯还亮着,是一只有灵智的幽灵。

它就当着辰逸的面在门上重重敲了两下,辰逸险些被气笑,它究竟要做些什么?

幽灵似乎感觉到楼梯口有一股骇人的气息,立马丢下手里的东西,头也不回的遁走。

辰逸急忙追了上去,发现幽灵消失在走廊尽头,辰逸实在不理解它为什么要这么做,既然这么害怕,不如藏起来就好了,非要出来作祟干什么?

辰逸捡起它丢下的东西回到了房间,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纸盒子,拿起来掂几下,里面的东西似乎很轻,晃动几下还有撞击盒子的声音。

他打开纸盒,盒子里面摆置着一张光碟。

“现在什么年头了,还有人用光碟,它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告诉我?”辰逸不解的自语着。

环顾整个房间,那破烂的桌子上有一台老式电脑,应该还能用。

随着辰逸按下电脑主机的按钮,那散热器的转动吹来一大片灰尘,辰逸连忙捂住鼻口,这房间得多久没打扫过卫生,才会有这么多灰。

电脑开启后,辰逸把光碟放入其中,找到对应的文件夹,他看到一个纯黑色的图标,图标上面好像有点点血液滴出,看起来很真实。

“现在的幽灵都很与时俱进嘛,居然还会玩游戏。”辰逸知道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但还是有意调侃一下。

点开游戏图标,电脑突然变成黑屏,然后从上面开始出现一行字幕,缓缓向下滚动。

这是一个结合虚拟与现实的游戏,如果在里面闯关成功,我将会满足你一个愿望,机会只有一次,准备好了请点击“开始游戏”。

辰逸看着这一段简介,有被震撼到,结合虚拟与现实?这也太高大上了吧!闯关成功就能满足我一个愿望?好大的口气呀,一看就是没有接受过猎魔人的毒打,在这大放厥词。

犹豫了一小会,辰逸挪动鼠标,点击在开始游戏上面。

鼠标按下的瞬间,电脑屏幕爆射出一道刺眼的白光,辰逸不得不抬手遮掩,过了一会,辰逸感觉自己的眼睛能够适应这光了,他这才慢慢的放下手臂。

原先在的破旧宾馆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朦胧的混沌。

“1400年前,远离皇城的一座边远小县城,发生了一件惨无人道的血腥案件,琼嘉县县令家的大公子的大婚当天,数百位来客,家仆全被屠杀殆尽,无一存活。”

混沌上空传来冷冰冰的声音。

“游戏背景介绍吗?1400年前,地狱之门消失的时间点,不会那么巧吧,难道是真实事件改编?”辰逸望着高空说着。

那个声音的主人并没有回答辰逸的问题,继续自顾自的说道:“当时的婚宴上存在着厉鬼,我会把你带到大喜之日的前三天,在这期间,你需要找到厉鬼,并且杀掉它,这样便算闯关成功,反之,你将永远留在这个世界。”

在辰逸眼里,这个现实与虚拟结合的游戏不过是鬼物的幻境,想把自己永远留在幻境里面,这可能吗?等自己找到这个幻境的制造者,拉出去打一顿,看它还敢不敢把自己留在里面。

这时,辰逸周围的混沌散开,身边的场景俨然变成了一间厢房。红木家具,丝绸床帘以及花鸟风屏,都诉说着这房间的主人地位不低。

“我现在是什么身份?”

这是辰逸面临的第一个问题,他发现自己身材胖了好几圈,脸上还有大胡子,连忙跑过去对着铜镜照来照去。

镜子里是一个粗犷的布衣大汉,脸颊带疤,有一股凶神恶煞的感觉,和这个厢房的格调格格不入。

“当家的,午宴已备好,县令邀您过去小聚片刻。”屋外传来下人的声音。

“知道了!”

辰逸回应打开房门,门外毕恭毕敬的站着一个身披兽皮的削瘦青年。

这身打扮,还称呼自己为当家的,辰逸的身份瞬间呼之欲出,自己要么是土匪,要么就是山贼。县令邀我小聚?看来这县令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一看平常恶事就没少干。

辰逸出门,发现整片天空灰蒙蒙的,像是有大事要发生一般,现在可是中午啊,这也太不吉利了,也不知道他们为何会选这样的日子成亲。

那青年见他们当家出来,立马跟在他后头,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们的人下午就到,就等三日后您一声令下,我们就能分分钟拿下陶然这个老家伙。”

辰逸心里暗暗震惊,啥玩意,三日后那血腥案件不会是自己做的吧?什么仇什么怨啊,人家邀你来吃饭,你在暗地里算计人家?

辰逸忍不住说道:“玩这么大,对方可是县令啊!”

那青年疑惑的看着自己老大,这不是你叫我们做的吗?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玩大了?当然,青年只是想想,他可不敢质疑自己老大。

那青年想了想还是说道:“因为咱们三个月前劫了陈富商的一批货,前几日那陶然和陈富商结为亲家,便带兵来我们山寨说要为陈富商讨回公道,还带走了我们好多兄弟,我们现在就是来吓唬吓唬陶然,让他知道这琼嘉县谁说了算。”

辰逸听懂了个大概,现在自己山寨和陶县令已经算是仇家了,可为什么他家公子大婚还会宴请自己?而且自己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这么刚,为什么吓唬吓唬就完事了?

虽然很疑惑,但是辰逸不能问啊,问了,这个小弟就会怀疑自己的身份了。

辰逸思索了一阵开口道:“对了,我早上睡昏头了,忘记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名字还是得问问的,不然这几天就没法交流了,这点怎么都瞒不住。

好在那青年小弟不介意,在他眼里老大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很正常,他媚笑着说道:“小的名为范野,还没闯出个名堂,并无绰号。”

两人一路来到正厅,厅外有两个捕快候着,范野悻悻退走,作为大当家身边的伺者,他是没法在这种宴会上露面的。

辰逸拉了拉身上的布裳,瞪着大眼睛,做出凶恶状踏入正厅。

圆桌上已经坐着七个人,正留一个空位给自己。让辰逸讶异的是,七个人之中还有一个女人,按古代的规矩,女人是很少上桌的,这女人莫不是什么皇家贵族?辰逸暗自想道。

这个时候,主位上那个戴高帽的中年男人起身拱了拱手:“黑大当家,之前我们有些小误会,趁此机会我给你先陪个不是,待我儿大婚完成之后,你那些弟兄我一定完好无损的给你送回去。”

rz34.com↑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