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贾张氏被扎成筛子(求..(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这一家人竟然都对偷东西理所当然。

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

其实秦淮如还是稍微有些明事理的。

他深知上梁不正下梁歪。

棒梗从小就跟着他爸和他奶奶这么偷偷搞搞的,长大了不一定变成什么样呢。

没准也喜欢小偷小摸。

但是她不敢阻止贾张氏,让她不要再去偷了。

她一开口,贾东旭和贾张氏肯定会骂她。

还会说她自己给孩子弄不来肉吃,又管这么多!

她也深知,她说再多也没用了。

贾张氏这一大把年纪,已经彻底歪了。

根本就不会因为别人说几句话而意识到自己去陈建国家偷东西不对。

“妈,这个烧鸡实在是太香了!”

“明天再去陈建国家拿点!”贾东旭边满嘴流油的啃着烧鸡边说。

贾东旭用的不是偷字,而是拿字。

简直是不要脸出了天际。

看自己儿子和孙子吃的这么高兴,贾张氏很有成就感。

于是一口就答应下来:“没问题。”

“明天我再去陈建国家搜点好东西出来!”

“反正我小心一点,又不会有人发现。”

贾东旭和棒梗闻言连连点头。

嘴角都笑的咧到后耳根子去了。

平时贾家一个月都见不着什么荤腥。

这下可倒好,可以一连几天都吃烧鸡。

也算是解了大馋了!

然而高兴过头的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为什么第一天被偷了烧鸡之后的陈建国还没有锁门?

不仅如此,还在同样的位置,又放了半只烧鸡。

难道陈建国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己丢了烧鸡?

第二天一早,陈建国就笃定贾张氏肯定还会来他家偷吃的。

这次可不能让她轻易逃脱了。

于是他在出门前在家门口横了一条透明的白线。

线的两端分别系在门框上。

这条线打远看上去根本看不到。

离近了也要趴在地上仔细看才能看见。

来偷东西的贾张氏肯定很紧张,就更发现不了这根白线了。

这样一来,只要贾张氏一跨过门槛,就会被这根白线绊倒。

除了这些,陈建国还在屋里的地上放了十几个朝上的钉子。

贾张氏一摔肯定会摔在这些钉子上。

她就等着被扎成筛子吧!

陈建国光想想贾张氏那副惨样就兴奋。

可不怪陈建国心狠。

这都是贾张氏咎由自取。

要是贾张氏今天不来偷,她也就不会被扎成筛子了。

准备好一切,陈建国出了门。

他做出一副准备上班的假象,故意做给贾张氏看。

贾张氏一大早就透过自家的玻璃盯着外面。

看陈建国什么时候出门。

一看到陈建国往四合院外走的身影,她就立马出了家门。

等着陈建国彻底走出四合院,就悄咪咪的往后院去了。

她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孰不知陈建国刚出了四合院的大门,就又快步折了回来。

贾张氏被扎成筛子这种戏份他可不能错过。

陈建国前脚刚踏进后院,就听到了贾张氏的惨叫。

“啊!疼啊!”

“救命啊!”

陈建国得意一笑,看来自己设的陷阱生效了!

他走近一看,就见贾张氏趴在他家的地上根本起不来。

而那些钉子正正好好地扎在了贾张氏的脸上和手上。

看来扎的不轻,都能看到血一滴一滴的往外滴。

贾张氏叫了两声之后,就已经疼得叫不出了。

陈建国趁贾张氏不注意,收了横在门口的那根透明绳子。

然后才喊道:“来人呐!”

“有人受伤了!”

“快出来人!”

他这么一喊,后院还没出去上班的人都出来了。

易中海皱着眉询问:“这一大清早的怎么了?”

陈建国不紧不慢的道:“你自己过来看看吧。”

易中海快步走近一看,才发现了趴在地上的贾张氏。

他赶紧上前去搀扶:“老嫂子,你这是怎么啦?”

“疼疼疼!”贾张氏一动就感觉被扎的地方传来刺骨的疼痛。

稍微扶起一点贾张氏,易中海才发现贾张氏被扎的满脸是血。

他心下一惊,赶紧让一大妈去中院把贾东旭和秦淮如叫来。

一大妈一路小跑就去了中院。

许大茂也被惊动。

他出来看到贾张氏趴在地上,大笑道:“上年纪了?腿脚不好使了?”

“你腿脚不好使,也不能摔到别人屋里来吧。”

易中海闻言,瞪了一眼幸灾乐祸的许大茂。

许大茂这才悻悻闭嘴。

不一会就带着贾东旭和秦淮如跑了过来。

这会儿易中海已经把贾张氏扶的坐了过来。

但贾张氏脸上和手上的钉子他没敢动。

这么危险的东西还是等医生动比较好。

贾张氏鲜血淋漓地坐在那儿,加上满脸满手的钉子,别提有多恐怖。

贾东旭和秦淮如一看到这个样子的贾张氏,顿时慌了。

立马朝着要贾张氏跑过去:“妈,你没事吧?”

“都这样了能没事吗?赶紧送你妈去医院。”易中海在一旁焦急等。

“好好好!”贾东旭连忙答应。

然后何秦淮如一起把贾张氏扶了起来,就往医院走。

贾张氏全程疼的喊不出来声。

等三个人一离开。

易中海就黑着脸质问陈建国:“这是怎么回事?”

“贾东旭他妈怎么在你屋里摔成那样?”

“是不是你搞的鬼?”

陈建国冷笑:“我哪知道她怎么摔我屋里来了。”

“我还想问问她怎么回事呢?”

“搞了我满屋子的血。”

“恶心死了。”

易中海见问陈建国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对陈建国道:“这事儿就等他们从医院回来再说。”

说完便出门上班去了。

今天秦淮如和贾东旭肯定是去不了工厂了。

他得帮他们两个请假。

其他的人也跟着散了,每个人心里都在犯嘀咕。

这贾张氏到底是怎么摔到陈建国的屋子里来?

这事可真是蹊跷。

全场可能只有一大妈心里跟明镜似的。

因为前两天他透过自己家的窗户,看到贾张氏从陈建国屋里偷烧鸡出去了。

只是她没把这事说出去,就连一大爷也没说。

想着这种事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就算了。

可能贾张氏偷了一次就不会再来偷了。

可她没想到贾张氏变本加厉!

春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1月31日到2月15日)

rz34.com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