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六十七章 我成全你(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当晚子时,昭若恤心境平复了一些,坐在床上,身子靠着床架,缪希希喂他吃了些稀粥。过了片刻,昭若恤突然一笑,道:“希希,你知道么,最初我也没想到霏儿有那么大的本事。一个小女孩,不过靠着运气好打了几场伏击战,说到底也不是真实本领。然而当时我也没办法,全军溃败后,只有他们挫败了敌人的锐气,必须要依靠他们。而后来发生的事,让我真正不敢小瞧霏儿。你敢想象一个姑娘,只率领三千人就敢跑到敌国都城,还把敌国皇帝捉了么?”

缪希希微笑道:“谁你人看不起女人,被打脸了吧。”

昭若恤也是微微一笑,笑容中却满是苦涩,道:“是啊。霏儿真正让我认识到,并不是男人天生就比女人强。男人能做的事,女人也能做,甚至还能做的更好。至少放眼天下,能比霏儿更强的男人,确实没几个。”

顿了一下,望着窗外出神,良久之后又才道:“我起初虽然不清楚霏儿的能力,却从没有看不起她。原本她可以不出现,即使楚国灭了,对她的生活也没什么影响。不过她却选择逆境而为,在军人要么逃、要么降的时候横空出世。这份胆量气魄、担当,这种无惧,这片拳拳赤子之心,让我对她佩服的五体投地。”

缪希希道:“遇到霏儿,是陛下的幸运。因为有了她,你才有了根基。霏儿遇到你,也是她的幸运,因为有了你,才成就了她。”

想想确实如此。若是柳霏霏遇到的是杨瑾智、昭希惕、赵存忻、赵存勖这些人,能有这么大的成就么?当然不可能。这些人,就是再强的人,也可能被他们用废。

昭若恤叹息道:“是啊,我们成就了彼此。可是我不如她,霏儿实在太聪明了,聪明的我只能仰望。”

缪希希握着昭若恤的手,柔声道:“陛下也很聪明,你们两人不相上下。”

昭若恤微笑点点头,道:“姚彦章下狱后,霏儿去看过他。后来我听说姚彦章给她写下几个名字,让她随时提防。希希,你可知最后一个是谁?”

缪希希想了想,道:“是陛下?”

昭若恤用手指点了下缪希希鼻尖,道:“希希也很聪明。姚彦章让霏儿防着我,是因为自古伴君如伴虎。不管君臣关系多好,之前有多大功劳,只要皇帝要动,谁都跑不掉。霏儿是何等聪明的人,岂会等到姚彦章来告诫她。”

缪希希道:“可是霏儿从来没有防过你。”

昭若恤道:“是啊,霏儿就没有想过要防着我。这也是我最自责的地方。她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我却什么都不能给她,我真的对不起她。”

缪希希想安慰几句,正好去探视杨沅夕的那个小太监求见。昭若恤让他进来,小太监进来,跪伏道:“陛下,临沧侯吐血数升,已经去了!”昭若恤心下又是一阵疼痛,长叹一声,深吸了几口气,道:“宣几位相公入宫。”

一个多时辰后,五位宰相到齐,昭若恤赐了座,说道:“大楚已故兵马大元帅柳霏霏战功卓著,可惜天妒英才,少年而亡。朕念其昔日之功,追封为秦王、尚书令、太尉、天策上将。建祠塑像,以供世人膜拜。再封其为兰花花神,建祠塑像,以供世人瞻仰。”

五位宰相一惊。什么尚书令、天策上将、花神等称号都无所谓,虚名而已。可是封秦王,则是有违祖制。大楚不封异姓王,若是此例一开,将来定有效仿者,祖制就形同虚设了。即便是受柳霏霏恩惠的高郁,也觉得此事不妥。

不过昭若恤大手一挥,道:“柳帅当得起!”皇帝铁了心要追封,众臣再反对也无用。如今不是几年前的大楚,皇帝可以一个人说了算。

知制诰见大臣不反对,快速写好诏书。

昭若恤继续道:“已故将军梁敏、薛灵均,奉命深入敌营,助朝廷击败叛军。梁敏追封卫国公,正二品辅国大将军,塑像伴秦王侧;薛灵均追封郑国公,正二品辅国大将军,塑像伴秦王侧。爵位世袭永替。”

梁敏、薛灵均原是叛将,本该灭族。昭若恤此举,也是顾念着两人往日之功。且虽在敌营,并未真心反叛。若是两人真心反叛,江东叛乱哪有那么容易,甚至完全可以割据江东。

昭若恤又道:“将军杨沅夕,征夏时身受重伤,修养数月,依然不治身亡。追封为蔡国公,从二品镇军大将军,塑像伴秦王侧。”

杨沅夕是因柳霏霏战死,伤心过度而死。若是这样,就不能追封。若是因为战死,追封就名正言顺。众臣知道昭若恤的心思,反正损伤他们利益,不管是战死,还是别的死法,都与他们无关。

昭若恤又道:“宋燕玮是朕义妹,深入叛军大营,与柳帅里应外合,挫败叛军,追封为虢国公主,封芙蓉花神,建祠塑像,供后人瞻仰。”

宋燕玮的奶奶钦公主,封号也是虢国公主。虽然钦公主是夏国的封号,但是规格地位都一样。昭若恤有心,这也算是他对宋燕玮愧疚的一丝弥补。

几份诏令下来,可以看出昭若恤对柳霏霏的情谊。对柳霏霏本人就不说了,能加的几个大头衔都加了,建祠塑像还要建两个。一个大将军像,一个花神像,能给的荣誉都给了。

对杨沅夕、宋燕玮、梁敏、薛灵均这几个和柳霏霏关系密切的人,也是毫不吝啬。本来大楚的国公并不多,这一下就追封了三个。宋燕玮并无功绩于朝廷,也并强行追封为公主、花神。在座的几位宰相心里真的羡慕柳霏霏,能让皇帝这么用心。要知道这几份诏书一下,不止是朝廷,就是民间也会掀起轩然大波。

次日诏书颁下,朝堂、民间议论纷纷。百姓都是凑热闹,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但是士林却吵破了天。有人觉得几人功劳大,追封名副其实。也有人觉得追封太过,尤其是柳霏霏封王,违反祖制,该当撤销。甚至有御史台的人上书请求昭若恤收回诏令。

昭若恤也不废话,谁要反对就贬到外地。凡是涉及到柳霏霏的事,他都寸步不让。贬了几个之后,就没人再敢说了。

数日后,柳霏霏等人的尸首运回。完全都烧焦了,分不清人形。林业只有根据各人所在的位置,大致推断出谁是谁。

昭若恤原想让柳霏霏陪葬帝陵,被柳父拒绝了。柳霏霏就是官再大、地位再高,也只是他的孩子。自己的孩子就要自己陪着,干嘛要陪着别人!昭若恤也不好拒绝,只得同意。

杨太医心伤爱子之死,也辞了官职,带杨沅夕的棺椁回老家安葬。

柳霏霏和杨沅夕已有婚约,有夫妻之名,算是杨家人。杨太医想带上柳霏霏的棺椁一起,又怕柳家不同意。毕竟柳霏霏是入了族谱的,柳氏祠堂中应当有柳霏霏的一个位置。

可是她毕竟是杨家的媳妇,进了杨家门,就是杨家人,该当回杨家才是。最后杨太医还是厚着脸皮向柳父柳母说了,柳家倒也没有为难。

只是柳氏夫妇就这么一个女儿,生不能靠她养老送终,死也不能陪着,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又过了几日,昭若恤站在北门城墙上,看着柳家人和杨家人运送棺椁离开。杨家带着杨沅夕、柳霏霏的棺椁。柳家带着宋岐、宋燕玮、薛灵均的棺椁,要把他们葬在宋缘钦夫妇旁边。梁敏被梁镇就地安葬在京城,纤纤则被李凡诺先一步带回了凤营镇。

昭若恤眼看着两家人越走越远,仰天一叹,自言自语的道:“霏儿,我成全你!”缪希希紧握着昭若恤的手,陪他看着杨柳两家人远去,直到从视线里消失。

rz34.com↑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